【布袋戲衍生】 不負責幕前 之 白髮劍者

【布袋戲衍生】不負責幕前 之 白髮劍者
【劇透程度】刀戟魔錄11-14裡的不知道哪一集
【其他注意事項】不負責系列請注意

【附註】
本坑依舊維持填一坑挖兩坑優良惡習(?)
不負責幕後之白髮劍者、他日填畢貼於此坑後。

另外血跡是咱胡寫的。原著好像沒有。
從劍蹤25.26直接跳刀劍11-14,對這枚守路者其實沒啥印象,連名字都不知道(汗)
僅在文後為其犧牲形象下海耍kuso的愛與勇氣致上十二萬分的歉意與謝意

【布袋戲衍生】不負責幕前 之 白髮劍者

櫻華爛漫、紛飛如畫。

如果、這不是由守路者幻化而成的異度空間的話,談無慾其實樂得把伺機退居崖下養傷策謀閒閒泡茶嗑瓜子的某人給拖上來賞花。

「這該不會是櫻花吧?還是桃花?在下實在識不得魔界花種啊。」談無慾嘴裡揶揄,心裡可一點也不輕鬆:這該死的連環殺陣!要是有命回去必定好好找人算帳。

守路者充耳不聞,弓刀上膛,殺伐氣息斥滿異界。

談無慾全神戒備。方才脫出異度魔界時已受損傷,若要硬碰硬,自己可是處在很不利的狀況。稍有閃神,風起之刻項上人頭便要跟著落花掉地了。

風始動。

談無慾凝足真氣,欲接下第一招。

守路者卻無動作。

本該只存獵殺者與被獵者的異空間竟被一方落葉劃開!

談無慾暗自驚訝:有人破陣闖入異度空間!是敵?是友?

事實上談無慾連思索的時間都不需要。

來人在尚未完全進入異度空間時即以劍氣表明立場。

第一劍是虛招,意在隔開道人與守路者。

守路者往後躍離,被面具覆蓋的臉讀不出情緒。

談無慾趁隙看去。來人恰好完全進入,被切裂的空間缺口再度闔上。

那是一名劍者,白髮玄衣。

守路者弓刀一轉,刀影疾駛再攻!

劍者腳步卻仍是不快不徐,連眉眼也不動一下。

劍者走過談無慾身側。

談無慾眉眼一挑。玄黑劍套上似是繡有紅蓮?

擦身剎那風裡似乎滲了幾許熟稔?

劍者面無表情,停在談無慾前方三尺,拂袖以真氣化去殺招。

談無慾正想出聲詢問劍者身份,玄黑身影突自眼前消失。原是劍者飛躍向前攻去,與守路者凌空對招。

既是高手過招,那麼、就準備看戲吧?打定觀戰主意,談無慾躍離戰圍,凝神細察雙方招式出路。

守路者使的應是魔界武學。雖因長年封印於異界而衍生成未曾見聞的詭異招路,但談無慾認出七式起招中有三式曾在上古魔典裡見過。麻煩的是四十九變招開始越顯戮氣狠毒,稍一分神必是身首分家死無全屍。好個異度魔界、一個比一個惹人煩!

至於白髮劍者…不出劍僅以劍氣攻守嗎?能以真氣化作劍影行使實招,修為高深無庸置疑;只是使用的劍招、怎生有種不協調感?談無慾擰緊細眉。

這、有夠白爛的招式是如何?!

根本只是在隨便亂打嘛!

白髮劍者絕非無劍式底子,起手之招盡集各家大成。偏生半路變化劍招,竟能任意收回招式移位再起,攻守毫無章法可言。

談無慾冷眼看著白髮劍者截斷萬點星光攻式二,足往弓刀一點輕躍至守門者身後,抬起腳來就是一踹!

還故意往人家背部大腿上面腰部下面的地方踹下去哩!這一踹雖沒實質傷害力,卻會讓對方顏面全失。

談無慾額上有青筋微微抽動。

好你的白髮劍者,居然拿他的萬點星光玩陰的!

按下想往白髮劍者踹去的衝動,談無慾還是決定靜佇一角觀望。

就見被踹出的守路者半身迴旋弓刀再變,聚真氣於刀中一點,勢成一豎金光發出!

是道教玄真君的無弦神弩之一瀉千里?談無慾相信自己不會誤判。敢情是那廂已經氣到青紅皂白是非分不清也跟著一陣亂打了?

白髮劍者後躍一丈,強勁袖風掃出。

沒事玩起儒教君子風作什麼?談無慾突然覺得這場比試一點觀戰意義也沒有。正想運起真氣劃開空間拍拍屁股走人去,卻瞥見白髮劍者一招捉風成石化風為牆擋下疾箭。

啪!談無慾聽見自己額上青筋又爆了一條。

居然又拿他的招式來玩!

談無慾不介意當起小人來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這場打完他一定要發十成十的狠招往白髮劍者打去。偷襲這檔事,他一點也不介意對白髮劍者做出。

不過…儒道招式都用上了,接下來應該會是那個?

一向自認冷血心腸的談無慾,卻也不由得冒出幾絲同情心理。

果然。

談無慾看見了佛教的大梵聖掌,聽到了清脆的巴掌聲。

巴掌很響。

是原版威力萬分之一的死小孩打架版大梵聖掌。

黑色面罩還好好掛在守路者臉上。

愛哭的人不應該戴黑色面罩。

因為眼邊的珠光璨璨擺明了『我在哭』。

墨黑上的水珠總是特別顯眼。

談無慾覺得頭很痛,嘴角也僵得很痛。他不知道要和守路者說『我什麼都沒看到』好,還是『現在正是男子漢的傷心時,想哭就放膽哭出來吧!』才好;似乎不管選哪個,都免不了守路者回家和魔界首長告上一狀的憾事。

談無慾還不及說些什麼,守路者已經擦眼抹淚,空間收一收大有返家上訴之勢,人影沒在異度空間身形漸消;顏面掩去前用力一瞪、手一揚,兩道刀氣再射出!同時空間完全收起人已閃回魔界去也。

白髮劍者化去第一道刀光,豈料第二道刀勢竟彎迴往談無慾射去!

談無慾額上青筋再爆一條,側邊三條黑直線降下。

該死的!就知道白髮劍者故意玩他的招式就是要嫁禍給他!故意擺明兩人是同掛的!他在檯面上劍者在檯面下,不用想也知道那堆魔軍會找誰算惹哭魔界大將的帳!

談無慾不斷在心裡臭罵白髮劍者萬千遍,對眼前的取命刀氣竟是不加阻擋!

或許不是不加阻擋,而是不需阻擋。

刀氣彎去剎那、白髮劍者已擋在談無慾身前反手一揮化去殺襲。

姿態優雅、面色從容。

守路者的殺戮氣息動不了白髮劍者俊冷顏面。

談無慾的火氣騰騰融不去白髮劍者面上冰霜。

兩人視線對上約莫半秒。

談無慾開口問道:「請問閣下是…」

聲方出、劍者已迴身離去。

不負責幕前之白髮劍者 其之一、他很像他

這空有武藝沒有修養的無禮者!談無慾又用力在心裡罵了一次。

談無慾攢眉再出聲:「閣下請留步!」

白髮劍者充耳不聞,繼續大步離去。

談無慾勾起嘴角、在心裡默算:一、二…

啪沙!

劍者腳步突地不穩、大有用俊臉與泥地親密接觸之勢!眉頭一折,袖風襲地,借風力托起自身,劍步回跨欲重新站穩,無端傳來布帛撕裂聲!

劍者略顯錯愕,有些不敢置信地盯著裂為兩半的披風;目光再移,披風一角被人緊緊踩在足下。

談無慾很愉快地看著劍者不斷變換表情,對上劍者視線便涼涼答道:「實在萬分抱歉。閣下與談某一位朋友十分相似,談某一時恍神,竟是失足踩住閣下衣擺。談某欲請閣下稍等片刻以便移開腳放閣下衣擺自由,豈知閣下走得如此急切,談某尚不及移回腳…….」

劍者額上冒出一條青筋。

揮手示意談無慾閉嘴,劍氣在地劃下:『我不是他。』

談無慾笑道:「你當然不是。他才不會笨到被人踩住衣擺在泥地上跌個狗吃米田共。」

「我沒跌下去!」劍者吼道。

話一出口劍者便是後悔莫及。特意鑄造的冷峻形象就這樣粉碎掉,劍者整個人已經蹲在地上劃圈圈。

「果然會說話嘛-」談無慾挑眉再問:「他讓你來的?」

劍者抬頭迎上,談無慾不由得怔住,當下劍者已跑得無影無蹤。

談無慾再怔。

足尖戳戳戳地上的破布,談無慾心想:什麼啊?那張哀怨似錢蝶的小媳婦臉?

不負責幕前之白髮劍者 其之二、他就是他

談無慾冷眼瞄向劍者背影,喊道:「素還真!」

劍者震了下,很輕微。若不是劍上飾玉飄動,著實難以察覺。

剎那停頓後是更快速的步伐。

談無慾算準劍者欲施輕功離去瞬間,又喊道:「素還真!你再不停下我就上雲渡山告訴前輩你拿他招式去玩魔界武將!」

劍者這次震很大。

維持右腳凌空姿勢石化一秒。劍者迴身,劍氣揮地、泥地現字:「我不是素還真。」

談無慾的臉很冷。

劍者的臉也很冷。

「素還真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每次整人時左嘴角會上揚0.003厘米?」

「………那是肉眼可辯識的弧度嗎?」

談無慾臉部線條柔化,唇邊一抹得意。

劍者冷峻表情鬆下。與日才子迥異的五官透著相仿的笑意。

「沒想到無慾觀察得如此細微,看來無慾對還真的孺慕之情非常之深啊。」

劍者臉上掛起惡質笑意,悠閒步回談無慾身側。

「誰對你孺慕來著?」談無慾白去一眼,道:「從小被你玩到大怎會不知你習慣?」

劍者思忖片刻,笑問:「既是早已知悉,怎會還老是中計呢?」

談無慾面上微紅,斥道:「囉嗦!」

箇中原因,彼此心知肚明。

「傷還好吧?」劍者輕問。

「………..還可以。」伸手拂去劍者肩上落葉,續答:「倒是其他人的安全比較令人擔憂,尤其是白無垢。他傷得很重。」

「無垢有羽人前輩前往救援,劍子前輩那方應能全退。」

「你就打定我會出事?」攢眉。

「…不,」劍者漾開淺笑答道:「只是擔心,所以過來看看。」

談無慾凝視眼前那張暖若春陽的真摯笑靨,嘆道:「你就不能再找個更好的說詞嗎?」

「啊?」劍者眨眼。

「你若真擔心我,何必用我的招式去玩‧魔.‧將。」談無慾板起臉,說到最後幾近咬牙吐出。

「呃…」劍者咋舌,苦笑:「我看到血跡時真的很擔心啊。趕來時看你人好端端的站在這裡,沒有什麼大傷嘛,就忍不住想玩一下;我想你有傷在身,所以很體貼的不玩你免得你氣到咳血我還得把你搬回琉璃仙境,就想那去玩那隻黑色的魔將好了。誰知道他那麼禁不起玩、兩三下就哭著跑回家了…」

劍者越說越小聲,因為某人的臉越來越臭。

「全宇宙的生命體有哪位正經系的禁得起你玩!」怒目反問。

「你啊。」不經大腦直覺式快答。

「………我是例外,」談無慾雙肩垂下,小聲辯解:「而且我明明是假正經系…」月才子縱有滿腹怒氣也已無力爆發,敗勢已現。

日才子文武雙全才高八斗,裝無辜更是一絕。就見劍者歪頭聳肩,一臉疑惑續道:「而且我明明已經放輕力道了啊…沒想到堂堂魔將會這麼怕痛,打幾下就跑回去了。真是奇怪。」

「不是力道的問題!重點是你怎麼打他的!」月才子握拳咬牙續斥:「總之誰叫你玩他的啦!把守路的弄哭,等等他跑去和魔首一告,這下要救回傲笑前輩不是更困難了!」

談無慾還沒罵完,就見劍者一臉感動望著自己,不禁納悶噤口改以注目禮。

「無慾,」劍者以袖輕拭眼角,哽咽道:「你真的長大了,越來越懂得關心他人,師兄真是好生感動啊…」

霹、靂、啪、沙。

理智線斷裂聲。

三秒後,接回理智線的月才子,獨自兀立廣闊平原。

五秒後,有聲長嘯道:「素──還──真──!」

七日後,武林傳言日月仍是交惡互扯後腿兩相算計至死方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