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袋戲衍生】 不負責幕後 之 雪夜與暖冬與呆頭鵝

【布袋戲衍生】 不負責幕後 之 雪夜與暖冬與呆頭鵝
【劇透程度】 無,現代獨立世界觀

【囉嗦附註】
這是、不負責幕後之星光燦爛之前 的番外 囧|||
本來是要轉場的,不知為啥轉轉轉主題完全脫離變成這二隻的故事了(汗)
反正寫都寫了,就當成番外來貼了 =w=|||
乍看之下某人的情緒反應實在很大,不過這篇是突發文,所以詳細交待…
………明年再說 (喂喂喂)

【囉嗦再註】
寫於2005/12/05,記得會寫這篇純粹是想看自己到底能寫這個類型可以寫到怎麼地步,事實證明這個樣子就是俺的極限了(汗)
然後現在是2007/09/22,詳細交待也根本沒寫嘛(自毆)
如果不是在整理檔案俺根本不會再動這些文檔說……

 

不負責幕後 之 雪夜與暖冬與呆頭鵝 [星光燦爛之前 番外 幕間1-1]

    
    
    
     「迷途的黑貓兒?」
    
     少年慧黠的眸子眨巴眨巴眨了兩下,在望見寄件者姓名後泛起笑意,修長細白的指輕敲鍵盤,點閱信件。指腹緩緩滑過滾輪,脣畔彎月漸往下沉,微微斂下的羽睫透出些許擔憂。
    
     忖度片刻,少年輕嘆一聲,闔上螢幕把筆記型電腦擱在一邊,從書堆中取出課堂筆記閱讀。
    
    
     ※※※
    
    
     大門啪地被撞開,寒風倏然侵襲室內,帽上與大衣染雪的少年抱著同樣沾上雪花片片的大袋子衝進玄關,後腳一踢背抵門板喀的一聲扣上門堵去寒氣。
    
     「嘖!為什麼沒帶傘時一定會下雪啊──」
    
     甫進門的少年嘴裡嘀咕不斷,突地捂口噤聲,放輕動作,拂去胸前紙袋雪花,確認袋內物品後擺往矮櫃;手一斜,沾了雪的背包與提袋穩穩滑落舖了布毯的牆角。
    
     動手褪去長靴與大衣,咋舌瞧著幾近被雪片覆蓋成白色的墨黑大衣,往大衣拂拍幾下抖落雪片便往掛架吊去;脫帽重複拂落雪片的動作,再把帽置在架頂,最後從櫃裡取出傘掛在門把上,搔腮喃道:「這樣應該就不會再忘了吧……」
    
     轉身穿起室內鞋,抱起紙袋悄聲往屋裡走去,意外看到不想驚醒的人正埋首書堆。
    
     他攢眉,正想出聲用口把人趕回床上,卻見他似已出神,渾然不覺有個人正以責怪的眼神盯著他看。
    
     想什麼想得這麼出神兼鬱卒?
    
     換上好奇的眼神上前打量仍在神遊狀態的少年,察覺對方只著睡衣加披一件長袍,不大放心地從架座裡摸出搖控器,確認室內溫度仍保持在出門前調節的數值,回瞄一眼猶在思量什麼的少年,把暖氣往上調高二度後離去。
    
    
     ※※※
    
    
     「……緣?續緣?」
    
     晃晃手,還是沒反應。
    
     微瞇眼,把手上馬克杯貼近自個頰側再次確認溫度適中,笑勾起。
    
     「咦?」頰上突如其來的溫暖喚回恍惚少年意識,直覺要往臉上摸去,耳際傳有細語喁喁:
    
     「拿好,別摔著了。」
    
     「──子商?」伸出雙手握穩眼前的馬克杯,素續緣仰頭瞧著身後正漾笑俯視自己的人,笑道:「你回來了啊?不是才兩點多……」
    
     洛子商斂起笑容,正色盯鎖素續緣含惑面容,僅移動手指往掛鐘方向指去。
    
     「六點!不會吧?」難不成他呆了一個下午?
    
     「正確說來,是五點四十三分。」啜飲一口手上熱咖啡,另手輕撫對著時鐘陷入呆滯狀態的人額頭。
    
     「好了,要呆等會再呆,先把你手上的東西趁熱喝下,療效不會比你家藥方遜色的。」放下自個杯子,握起素續緣杯裡小匙開始攪拌。
    
     「啊、喔,好……」雙手捧著,小口飲下。一口、兩口,眼露驚喜,正想開口讚賞,額頭又被輕點一下。
    
     「洛子商出品,味道當然有保証。真覺好喝的話請立即飲用完畢,這才是對廚子最好的讚譽。」揮手把人趕到內側座位,洛子商拉開外側座椅就坐,支手撐頤,泛笑凝望雙手捧杯、閉目啜飲的素續緣。
    
     「很好喝吧?」
    
     「嗯。」
    
     「聲音還是有點啞,鼻音也有點重,說話時喉嚨還很疼嗎?」
    
     「不疼,已經好很多了。子商幾點回來的?」一杯飲盡,尚有餘溫暖人,素續緣握捧杯子,感受暖意由雙掌熨至心頭。
    
     「……大聲喊話也不疼?」
    
     「唔?」奇怪的問題。素續緣摸摸喉口,稍放大音量試了幾聲,老實回答:「也不疼。」
    
     「那很好。」起身奪去素續緣手裡杯子。
    
     素續緣目光跟著杯子移動到桌面,又跟著洛子商的手調回身側窗檻,眼再轉往另側,椅背上枕著另一隻手。這纔發現自己被洛子商雙臂鎖住。
    
     「──子商?」
    
     洛子商未答話,微染慍色的眸緊揪著眼前人。
    
     素續緣一楞,子商不是易怒的人,但最近他似乎常見到子商惱怒的模樣…唔,好像昨天才見過?
    
     素續緣很認真的回想,昨晚子商動怒的原因好像是……前天自己只記得把傘放到子商的背包裡卻忘了自己的份,連帽子沒戴就跑出去,最後頂著一堆雪變成活動雪人回來時沒有立刻處理,直接趴倒在沙發昏睡到凌晨子商回來……
    
     ………記不很清楚。只能從片段憶起的,退燒後子商氣急敗壞地指著他破口大罵的幾句話推敲經過。子商罵些什麼他其實也不大有印象,惟一清晰的記憶是──睜眼的瞬間,很模糊的、子商焦慮擔憂的面容,還來不及看清就已被子商緊緊抱住,剎那間距離又被拉開,然後眼前的是、從沒見過的,子商氣憤非常的怒容……
    
     「續緣──?」很沉很沉,非常不高興的聲音:「我說,你如果知道我很擔心你的話,就坐過去一點。」
    
     「嗯?」察覺自己居然又分神──而且是在對方情緒非常差的狀態下,素續緣暗罵自己一聲,立刻微移身子,抬首應答。
    
     重心轉讓的瞬間,洛子商立即弓起膝骭,不客氣地搶佔空位;同時伸指鎖扣素續緣下頦,逼使正視。
    
     咦?現在是什麼情形?
    
     才剛罵完自己一句笨蛋,素續緣又暗惱自己做什麼這麼聽話移座抬眼?簡直就像自己走到砧板上躺好任人宰割似的……
    
     洛子商面龐愈趨靠近,素續緣內心警鈴愈是鉅響。嗚、憶前輩,續緣終於明白您為什麼要續緣小心子商了。
    
     「喔?你真的知道我在擔心你?」語調還是很冷。
    
     素續緣扯動僵硬的臉部線條擠出微笑,試圖軟化眼前駭人的冰冷面容。他當然知道子商擔心他,否則怎會一個口令一個動作落到現下這種窘境?
    
     「既然知道,那為什麼還會忘──記──呢?續緣?」綻出冷笑回應素續緣示好的甜笑。
    
     忘記?
    
     素續緣接上記憶回路,以逆時間運作用力翻找。
    
     ──清早,坐倚床畔,手捧熱粥盯著他全盤入口的少年說了什麼?
    
     『聽好,我會去上禿劊老的課,保証從頭聽到尾連冷笑話也給你抄下來絕不蹺頭打瞌睡;相對的,在我回來之前都給我乖乖待在床上歇息,發呆也好看書也好,開遊戲接我的進度替我練功更好,就是不淮離開被窩跑下來亂晃。』
    
     素續緣打了個冷顫,一股惡寒從腦裡的記憶碎片猛然竄襲四肢百骸。沒忘,他沒忘,他真的沒忘,他只是想起來收個信,再趁子商回來前鑽進被窩閃回床上,計劃是這樣完美,世界是那樣美好──只要他沒發獃惚恍一下午的話……
    
     沒看漏素續緣神色變化,也沒打算喚回又陷入自我世界懊悔的人神智,洛子商悄挨素續緣頰側,柔聲低語:
    
     「續緣,我親暱的室友、可愛的同窗──」
    
     頰上灼熱氣息令素續緣為之一震,甫回神就被一雙幽黑深潭攝住心魂,他偏長的瀏海垂落他的額際,絲絲迷離搔亂他僅存的神智。
    
     「……子……商……?」
    
     少年渾身散發不曾見過的危險氣息,陌生得教素續緣不知所措,只能艱澀地喚著少年名字。啟口當下,錮禁素續緣雙頦的指分出,拂上微張的脣辮輕柔摩挲,顫起名曰危險的酥麻。
    
     素續緣又再一次懊悔深深,不同的是這回沒有陷入自我世界恍惚,反而屏氣凝神,移開視線試圖無視莫名的躁熱,找尋機會掙脫太過貼近的曖昧。
    
     「怎麼?才正要開始就想逃了?」抵在窗檻的手迅速壓往素續緣肩側,洛子商邪氣一笑:「沒有承擔後果的勇氣,就不該挑戰洛子商的限度。」
    
     聞言,素續緣回眸正視洛子商,開口欲辯,卻怔在一抹苦笑。
    
     「前天是,今早也是,我出門前明明再三敦囑……」頦上的指鬆錮,替素續緣理順耳際鬢髮,放柔的聲調卻藏不住悶愁:
    
     「你總是這樣,對他人的心思就敏銳細密得很,但只要是關於你自身的事,即便是由我所說,你也不肯好好往心上放。」
    
     洛子商神色黯淡,帶繭指腹緩緩勾劃素續緣細緻五官,傾注溫柔的眉眼卻是寫佈傷慟,微微勾起的淺笑滿溢苦澀。
    
     「不是的、子商──」素續緣心焦不已,慌忙伸手握住滯在頰上的掌,他寧可子商噙勾陌生邪氣惡質發火,也不要看到這樣傷悲碎心的子商──
    
     有些訝異地瞧著素續緣覆上的掌,洛子商反手覆握,拉著他的緊貼自己頰側,閉目感受略低於自己的,微涼卻暖心的體溫。
    
     「我……或許自視過高……」貼覆的掌有些顫動,是他的?他的手在顫?
    
     ──原來他還是會害怕。即使早已決定單方付出足矣,卻仍怕他對他而言終僅是萍水過客。思及此,連話語都成細碎:
    
     「……還以為我在你心裡多少有一點特別,能夠讓你稍微在乎……」
    
     「不是的!我很在乎子商的!」不願再聽,不忍再看,素續緣趕忙起身伸手擁住洛子商,慌亂開口:
    
     「雖然我說不出理由也不知道差別在哪裡,但是我知道子商是特別的!」
    
     緊斂的眼倏瞬睜開,不可置信地呆楞當場。
    
     方才他聽見了什麼?那是現實亦或幻夢?是他真實不加掩飾的情感還是失措下的口不擇言?
    
     這……該開口詢問嗎?尚在躊躇,卻給耳畔紊亂心跳引去注意。
    
     續緣的心跳向來和他的人一樣恬靜悠悠,怎會這般雜亂?洛子商攢眉,怕他是又染寒起高燒,忙揚手要往他額探去──
    
     抬首剎那他失了魂。
    
     揚起的手一轉,雙臂環繞,回擁那面染緋紅、睫羽微顫的人入懷。心頭發熱,長年壓抑的情感幾近潰隄。
    
     或許、或許──
    
     有沒有可能,眼前這個對情愛懵懂的人,亦在害怕著他的離去?
    
     啊啊、對了,他是洛子商、劍痞憶秋年的愛徒。他的痞其來有自,他的臉皮厚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既然劍痞的徒兒痞度青出於藍是眾所皆知,那麼、讓自己已經很厚的臉皮再厚一點點,繼續自以為是又有何妨?
    
     把首埋在他頸間,洛子商佯裝哀怨,低聲問道:「真的?」
    
     「真的。」素續緣撫上深埋在自己肩頸的頭顱,加重環在他肩頭的力道,低首靠上他的,閤眼回道:
    
     「子商是對續緣很重要的人。」
    
     「……重要到我去替你認真上課,你卻在我明天要交的作業上亂畫太陽月亮小貓的塗鴉?」
    
     「…………呃?」
    
    
    
    
    
     嗶──嗶──
    
     什麼聲音?
    
     剎那的失神註定敗勢。等素續緣意識到不對勁,已經是被洛子商攬腰抱起、準備空降床舖的時候了。
    
     「咦咦咦咦咦───」
    
     「咦什麼?我不是說過才正要開始而已嗎?」把素續緣壓往床舖,洛子商興致大好。
    
     這、這、不會吧?雙手抵在洛子商胸前推阻往下壓的身子,素續緣緊咬下脣,寒毛直豎。他的確是有想過寧可子商笑得一臉邪魅很有心機殺氣騰騰也不要子商笑得那樣淒楚,但是要變臉也要給他時間做好心理準備不要突然變───!
    
     「等、等一下,子商!你在做什麼?」
    
     「脫『我的衣服』啊。」笑得一臉無辜,手上扯拉的動作可也沒停下。
    
     素續眼細看那件逐漸離他遠去的墨黑長袍───呃,好像真的是子商的…可是,好像、從到這來後就一直是給他穿在身上……不對、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先借我啦──」扯扯扯,扯回來。
    
     「不要!」拉拉拉,繼續拉。
    
     「呃?」素續緣楞住。不要?原來他也有被子商這般斬釘截鐵拒絕的時候?
    
     趁阻力消失剎那抽起長袍,卻在墨色飄颺間意外瞧見一雙黯然。
    
     「是你先不肯穿好的喔。」洛子商伸指往素續緣額頭彈去,笑道:「這件本來就是我預先放在床頭好讓你睡醒時穿的,誰教你穿也不穿好隨便披在身上?」
    
     凝視洛子商笑若煦陽,素續緣稍感安心,綻笑道:「我會記得穿好的。」伸手欲接過被洛子商拎著,正在他眼前左搖右晃的長袍。
    
     兩人相視對笑三秒。
    
     黑帛飄悠、啪沙落地。
    
     「子、子商……?」被壓的笑臉僵硬。
    
     「……那件太好脫,沒成就感。」壓人的盈笑燦燦。
    
     「………所、所以?」越笑越僵,他有很不好、很不好的預感……
    
     「所──以──」越笑越燦,手往素續緣腰擺採去。「脫下一件囉!」
    
     還要繼續?素續緣伸手攔阻,慌道:「我、我會冷,所以──」
    
     「說謊不好喔,續緣。」瞟往暖氣方向,壞心笑道:「你剛才不是也聽見了嗎?暖氣調節的聲音。」拉過推阻的掌反手壓制。
    
     「咦?」如此一提,好像真的有聽見……唔!腰間覆上的熱度讓素續緣倏地全身僵硬。
    
     「專心一點,你不好好感受就沒意思了。」略為移動覆在素續緣腰際的手,洛子商攢眉勸道:「再放鬆一些,太僵硬的話會很難受的。」
    
     素續緣張口欲言,視線對上又是頰染酡紅,囁嚅數次,終是轉頭避開目光,細語問道:「……我說難受的話,你就會住手嗎?」
    
     「不會。」洛子商挑眉一笑、橫跨一步,確定素續緣被牢錮在自己身下,纔鬆了壓制的手,替他解下頸口束扣,柔聲安撫道:「難受的話喊出來沒關係,反正這一整棟只有我們二人在。」
    
     言下之意就是怎麼喊都不會有人來救他的───
    
     「子商………」心情非常低落。
    
     「嗯哼?」心情非常愉悅。
    
     「請溫柔一點………」素續緣飲泣。
    
     「哎呀?我一直都很溫柔吧?」誇張瞠目,捧心一嘆。
    
     「你上次也這樣說,結果還不是──哈哈,等、我還沒哈哈哈住,哈哈住手啦……」
    
     「住手沒問題───只要你答應不再犯。對了,順便招出下午到底在想什麼吧!」
    
    
    
     素續緣、非常非常怕癢。
    
     洛子商、非常非常懂得利用這一點。
    

※※※

     他笑的好不得意,一臉神清氣爽,半跪床沿,伸手拉起另一名髮絲凌亂、衣衫不整,笑得上氣不接下氣猶在虛軟無力的少年。
    
     任由少年攤在肩側咕嚕怨他幾句,他順手攏過幾綹長髮在手把玩。
    
     「吶、續緣──」
    
     「嗯?」
    
     「不要再有下次了,我沒有懸崖勒馬的自信。」
    
     「下次我知道,是指這幾天粗心染風寒之類的事不要再犯;可懸崖勒馬的自信是指?」仰首發問。
    
     「不,沒什麼。只是希望你的自覺能在畢業前再多一些。」他鬆了手,注視青絲緩緩自指間流泄。
    
     現在,還不是緊握的時候。
    
     「自覺?什麼樣的?」少年揪著他的衣領,一臉擔憂。
    
     「很多。」他知道,少年在為他擔心,擔心自己欠缺的自覺在不經意間傷了他。泛起微笑,有些不捨地揉著少年的髮,吞吐道:「譬如……」
    
     偷睇一眼神色緊張的少年,笑意漸深,挨近少年耳畔,小聲卻清晰地道:
    
     「───譬如吃飯。」語畢,他哈哈大笑,很滿意地丟下傻楞的少年邁往廚房。
    
     ───有些情感,必須要少年自己發覺才有意義。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