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情系用一百問】路人崎與笨蓮花 問01-20 人身篇

2005/12/06

不負責幕間 崎路和某蓮花的月華帝王一百問
問01-20  [人身篇]

 

[人身篇]

1.請問姓名是?

     「清香白蓮素還真。」
     「羅網乾坤崎路人。」

2.請問年齡是?

     賢人臉色突變。雖然很快又恢復正常掛起微笑,可是殺氣好重。
     痞子先生攢眉,很認真的說:「忘了、我要算一下…」
     「欸、我們誰比較年長?」痞子先生用很複雜的神色問賢人。
     結果賢人身上的殺氣更重了。
     所以痞子先生轉回頭閉上嘴。
     於是好饅頭愛惜性命不追問。

3.請問性別是?

     賢人:「男性。有妻有兒,兒從父姓。絕對男性。」
     痞子先生瞥去一眼,道:「俊雅斯文風流倜黨惹千金心碎萬草自卑的完美男性是也。」
     嗯嗯?咱怎麼覺得空氣裡有小火花在亂亂飄?

4.你習慣如何稱呼對方?

     賢人往痞子先生瞥去一眼,道:「崎、崎路、路人崎。」
     痞子先生也瞥去一眼,道:「素、還真、笨蓮花、素大閒人。」
    
     路人崎?笨蓮花?在互貶?

5.你其實希望怎樣被對方稱呼?

     賢人微微一笑,道:「沒有特別希望崎路怎麼喊。倒是有希望崎路不要這麼叫喚的稱呼。」
     痞子先生聞言笑得很開懷。
     賢人送給痞子先生一個白眼。
     痞子先生突然回眸正色道:「笨蓮花的聲音很好聽。只要是他叫我啊、大概連叫我笨蛋我也會不自主回應吧。」
     痞子先生又把視線轉往有點獃住的賢人,笑道:「當然。通常我叫他笨蛋而他回應的次數要比他叫我笨蛋我回應的次數多多了。」
    
     笨蛋情侶。咱在心裡下了說出口會被毆飛的註解。

6.覺得自己長相如何?

   賢人想了會,道:「據靈獒識三世前輩所言,素某容貌三世未變,此乃天命在身。雙眉有漩、額點珠砂表示素某…」
   「停停停!」痞子先生直接伸手摀住賢人的口阻止賢人再說下去,「答非所問!」
  
   即使是視力很差的咱也發覺到賢人眉頭鎖得很緊。
  
   「對了!我長得很帥很俊美很惹人愛。」
   痞子先生一邊把賢人往懷裡攬一邊轉頭向咱丟出一個燦爛非常的微笑。
   物極必反,痞子先生的笑很好看也很危險。
   咱知道痞子先生的意思是再不換下一題就把咱丟回坑裡。

7.覺得對方長相如何?

   從痞子先生胸前探出螓首的賢人漾開淺笑答道:「很好看。」
   「怎麼說呢…崎路他啊、好像有種可以安撫人的特質吧。看到他的臉就會莫名覺得很心安。」
  
   實例在眼前。
   賢人變臉變好快。害咱不禁懷疑上一題賢人的哀怨臉是眼花看錯。
  
   「白蓮自是清麗脫塵,這邊這一朵更是清靈絕豔。」
   痞子先生支手托頤,笑嘻嘻地瞧著懷裡賢人。
   就見賢人頰染酡紅,迅速跳離痞子先生三步遠喝茶去。

8.覺得自己體格如何?

   「體格?」賢人低頭環視自己,一臉困惑:「素某的話、普通吧……」
   痞子先生趁賢人專注研究自己體格時摸走賢人手上的茶。
   「至於我、當然是很好囉。」

9.覺得對方體格如何?

   「………這個,」賢人往痞子先生看去,思量片刻,回眸蹙眉:「雖然不太想承認,一樣是文人的型,但確實比素某好……」
   「噗!」痞子先生忍俊不住笑出聲,卻在賢人轉首準備瞪過去的瞬間倏地正色發言:「笨蓮花啊、我想想……」
   攝影機可以作證,剛才的笑聲絕對是痞子先生。
   「就算不以武人而以文人標準來看,還是稍嫌瘦了。」
   痞子先生撫上賢人頰側,完全無視現下仍在採訪中,柔聲問賢人:「我不在的時候,你有好好吃飯休──」
   「下一題!!」不是咱,這句話是賢人喊的。

10.用一句話形容對方外表給你的印象。

   「溫柔。」
   「驚鴻。」

11.最喜歡對方身體的哪一部分?

   「眸子。」賢人微微笑著。
   「咦咦?只有眼瞳而已?我可是喜歡你的全部耶──」
   痞子先生誇張地撫心連退三步,奇怪,這動作好眼熟……

12.是否有想過改善或加強身上哪一部分?

   「沒有。」痞子先生打了個呵欠,懶懶回答。
   「………苟日新。」賢人斂容道:「思慮、武學……足以消弭無謂傷──痛!」
   從側邊看過去,痞子先生正拉著賢人的長髮。
   「哎呀?不好意思,你頭髮太長搔得哥哥我鼻頭很不舒服吶。」
   「崎──」
   「題目問的是『身上』吧?比如你這長得要命的頭髮……」
   「……………不要拿素某的頭髮編辮子。」
   「有什麼關係,很好看啊?」
  
   痞子先生的手簡直像八爪章魚似的。
   啊,請原諒咱用這麼粗鄙的話來形容痞子先生的手,但咱實在想不出有什麼東西的手是又靈活滑溜又附送強力吸盤。賢人掙扎得可厲害了,但痞子先生居然能一邊出手阻絕賢人想搶回頭髮自主權的手,一邊跟著賢人跑跑跳跳,還一邊編著長辮……而且還編得非常漂亮整齊……看來痞子先生的手是連八爪章魚都自嘆不如,看了還會潛海回家自卑。
  
   「………再亂跑就改綁左右兩條的復古少女風喔?」
   痞子先生這樣說後,賢人就很僵硬的走回長椅就座,任痞子先生束起長辮,用很哀怨的語氣說:「素某沒有想改善的地方,除了希望頭髮不要變捲以外……」
   「放心放心,綁一下而已捲不起來的啦!啊啦、不過捲髮說不定也不錯……好好,下一題下一題…」

13.是否會有想要改善或加強對方身上某部份?
    
     「這個。」賢人指著仍霸在自己頭髮上為所欲為的、痞子先生的手。
     痞子先生對賢人的指認未置可否,僅道:「笨蓮花需要改善的地方倒還不少。」
     「喔?又是頭髮太長之類?」賢人睨去一眼。
     「那倒也還好……」痞子先生逕自用手梳理賢人長髮,緩道:
     「我在意的是眉心鬱折太重、身骨太過細瘦、傷疤也稍嫌多了點,連本可完全癒合的小傷口也因疏於治理而成淺疤零星滿佈……」
     賢人沒答話,垂下的髮掩去面容,看不清表情。
     「還有,」痞子先生晃了晃賢人的手,無視賢人的掙扎把握著的拳扳開,白皙掌腹有四道紅痕怵目。
     「總是把拳頭緊握到指甲深掐肉裡綻血的習慣,這個實在很不好。」
     賢人抽回手,偏過首不看痞子先生。
     痞子先生聳肩,從隨身布袋裡摸出一陶瓷小瓶,拉過賢人的手開始擦拭。
    
     大概、是在上藥吧……

14.請問認為自己性格是怎樣的?

     賢人還是沒正面對上痞子先生的眼,當然更不可能看咱這邊,賢人的視線從剛才起就只凝在正忙著替他塗藥的,痞子先生的手與賢人自個兒手的相疊處。
     「……像詩號上那樣。」賢人有些心在不焉地答道。
    
     詩號?沒關係咱會背:『半神半聖亦半仙,全儒全道是全賢;腦中真書藏萬卷,掌握文武半邊天。』……………賢人,這四句裡是哪一句與性格有關啊?
     咱含淚看向痞子先生,痞子先生只是含笑眨眼,取過敷布與繃帶,專注手上工作。
    
     包紮完成後,痞子先生才又回過頭來,笑道:「我的性格就是你看到的那樣,沒什麼好說的。」

15.覺得對方的性格如何?

     「…………太過溫柔良善、太過古道熱腸,」賢人撫著甫包紮完畢的掌,臉上神色還是看不大清楚,只能聽得細語喃喃:「與素某全然迥異……」
    
     痞子先生搖首苦笑,一臉無可奈何。
    
     啪沙。
    
     「曉饅頭你作什麼?記錄全部灑在地上吃泥了。」
     眨眼一瞬,痞子先生凝神往後方看去,賢人半倚亭柱,面無表情,覆著繃布的手擱在躬起的膝上。
    
     ……也許是咱的錯覺也說不定?
     痞子先生閤眼嘆息的那一剎間,痞子先生背後的賢人他──
     ───好似輕輕地、吻了包覆繃布的掌心……

16.覺得與對方相配的花種草木?

     「蓮花。」頓了頓,痞子先生又道:「白的,不要紅色。我不喜歡。」
     「……曇華。」賢人隨口答道,感覺上還是有些心不在焉。
     唔,現下才到第十六題,若是接下來賢人還是一直處於半恍惚的狀態咱該如何是好?
     「不對!別是曇華!」
     啊?咱抬起頭,看到賢人捂住唇口,臉色微黯。「賢人?」
     「……不,沒什麼,總之別是曇華。」賢人又靠回亭柱,神色冷然。
    
     「不是曇華,難不成是染血的白蓮嗎?」
     賢人臉色倏地轉白,不,不只,賢人他、似乎是動怒了。賢人轉頭吒了一聲痞子先生的名字,語氣非常地不高興。
    
     「我覺得曇華很適合啊。一是少年早逝,二是……」痞子先生無視賢人的怒氣,大搖大擺地走到賢人身前坐定,把頭枕在賢人大腿,笑道:「優曇缽華,是為聖王綻放的喔。」
     「……笨蛋。」賢人道:「是應機而現。」
     「所以啦,不管從哪面來看都很適合我啊?」痞子先生嘻皮笑臉地伸手撫上賢人頰側。待賢人覆上痞子先生的手,便反手握住,斂容道:「不過,白蓮與我也很稱合啊。」
     賢人似想說些什麼,但話聲阻斷在痞子先生捂上的掌。
     「即便是染血白蓮。」痞子先生微微一笑,閤目道:「下一題。」
    

17.請用一種東西來形容對方。

     「笨蓮花就是笨蓮花吶。」痞子先生仍閤眼枕在賢人腿上,只有漫不經心的慵懶話聲傳出。
     ………可是痞子先生,笨蓮花不是東西啊。但咱沒有出口反駁的勇氣。
    
     賢人俯視枕在自個髀上狀似好眠的痞子先生,道:「大布袋、大槌子……」
     痞子先生倏忽睜眼,咱的記事本再次啪沙吻上地表。

18.現下的工作是什麼?

     賢人斂容答道:「維持武林和平,這是素某的職責。」
     打了個呵欠,痞子先生懶懶答道:「我呢、現下在黃泉吃飽沒事到處閒晃。不過……」
     痞子先生起身,改把肘擱在賢人膝上,朗朗笑道:「異數時代的主要的工作是擔任天虎八將,保護某朵很笨很笨的笨蓮花。───不要捏那麼用力,會痛。」
    
     賢人,很用力地,掐扭著痞子先生的手臂。
    
    
    
19.覺得對方適合這職業嗎?

     「不適合。」賢人與痞子先生異口同聲。
     倆人互看一眼,痞子先生哈哈大笑,賢人則賭氣似地別過頭。

20.接上題,若覺得不適合,請問覺得什麼職業適合對方?

     「這嘛……」賢人思忖片刻,漾笑答道:「崎路不管做什麼結果都是一樣的,路見不平一定會插手管閒事。所以………抽身立即,不沾染江湖塵事就好。」
    
     話末,賢人似又想到什麼,神色不大好。
    
     「笨蓮花你真的很笨,說話前後矛盾。」痞子先生耙了耙髮,又把頭靠回賢人腿上,道:「我道笨蓮花吶,還是在蓮花池邊泡茶整天閒閒最好。不過這話也一樣矛盾就是。」
    
     賢人蹙眉,嘴角卻漾著笑。
    
     「不管苦不苦、痛不痛,也沒有所謂適不適合。」換了個姿勢,痞子先生整個上身往賢人靠去,朝賢人綻了一個非常溫柔的笑容,緩道:「就像那個時候只有我能明目保護他,這個責任也唯有素還真能擔起。」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