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袋戲衍生】 不負責幕後 之 白髮劍者 特別篇 那段空白的時間 1

【布袋戲衍生】 不負責幕後 之 白髮劍者 特別篇  那段空白的時間 1
【劇透程度】無,現代獨立世界觀。
【其他注意事項】保証全員破格沒形象的冷笑話衍生文。

 

    
    
【布袋戲衍生】
不負責幕後 之 白髮劍者 特別篇 
那段空白的時間 1 -西側的滅亡-
    
    
     所謂推理,就是勘察現場找尋線索,從遺留物與零散碎片中推敲拼湊事件全貌。
    
     ………照字面來說,是這樣解釋的。
    
     風隨行隨意倚在落地窗前,側首往下看去,傷患救援行動似乎已在照世明燈的緊急指揮下結束。他的主子一臉興味地披上不知從哪摸來的一套福爾摩斯裝,在等身鏡前轉了一圈後對著鏡裡的自己沉思片刻,又從現時失蹤的慕少艾座上拎走煙管,纔狀似滿意地走回正在錄取生還者口供的月才子身側;月才子則是一臉不滿地奪下主子手上的煙管,劈頭又是他的讀脣術尚不及解讀的高速長串鬥嘴,最後主子聳肩攤手,無視月才子怒氣,仰首給他一個微笑,便笑嘻嘻地拉著月才子的手在斷垣殘壁裡鑽來鑽去。
    
     風隨行回首往桌上他方才處理好的二份標題相同,內容卻相異甚多的報告書望去。
    
     也罷,就等樓下的主子玩累後他再送下去好了。
    
     揀了CD放進音響,風隨行開始研磨咖啡豆,打算悠哉度過平和的休息時間。
    
     ※
    
     或許不甚完整,但事件的始末,風隨行大致都看清了,畢竟確認主子周身環境的安全是很重要的。
    
     失控的開始,是雙龍背甩開韁繩、鳴槍高喊的瞬間。
    
     三霜刃的座騎突遭驚嚇,失控逃竄,一路引發群眾倉惶尖叫。
    
     照理說,在場的眾位要角是不會讓這樣危險的局面持續太久的。
    
     只是災難救助的前提在於他們能夠即時掌握現場狀況。然而當時在場、並有能力阻止脫序的人員,泰半沒有注意到失序已然開始。
    
     這是因為雙龍背。
    
     雙龍背當時所使用的槍枝雖為無實質殺傷力的特殊道具槍,卻為加強娛樂效果,改造成在射擊時擁有比真槍更為響亮的槍聲;而匣內所裝填的也非普通模擬彈,乃是以高度閃光子彈與特殊微塵煙幕彈相互排列的特製彈藥。
    
     數連發震耳的槍聲、雙龍背的吼聲,以及幾盡完全掩蔽視線的大量閃光與煙塵,是延誤救治的三大主兇。
    
     登時注意到馬匹失控的,除卻風隨行,惟有身處西側休息區歇息的幾人。
    
     三霜刃啐了一聲,隨即追上前去。
    
     「卡滋,我們也上!」赦生童子躍上狼獸背脊,熱血喊道:
    
     「保護馬妹是卡滋的責任!」
    
     狼獸明顯一僵,牠不叫可魯不代表牠叫做卡滋啊……
    
     然而哀怨歸哀怨,狼獸仍是盡責聽從主人指示往前奔去。
    
     馬妹?三霜刃停步獃眙往他身旁奔離的一人一獸,三秒後使盡力氣拔足追上,吼道:
    
     「我家黑神駒是公的───!!」
    
     ───兄弟,你破格了。
    
     淡淡瞥了一眼在片場西區併肩疾行的同窗與赦生童子,風隨行隨即調回視線為他的主子沖泡奶茶,冷峻的面容沒有絲毫改變。
    
     ………不過,同修多年,今日纔知原來那匹馬被取名為黑神駒。
    
     元禍天荒則是一心完成他家親親狂華想拍攝鬧劇的要求,連笑的時間也沒有,提著攝影機拼命趕上前去。
    
     「螣邪郎!你小子到底怎麼教你弟的───」吞佛童子提起朱厭,一式赦心魔焰毫不留情地往在地滾來滾去大笑不已的螣邪郎襲去。
    
     別見狂華則好整以暇地側臥在長沙發上,喃喃道:「怪了,是赦生太重了嗎?一隻狼居然跑不過一個人……」別見狂華翻身躍出,同時拆下方才用以掩飾笑意的面罩,雙掌彎在脣邊成圓筒形,吸氣大喊:
    
     「加油、元禍!跑殿底要跪算盤─────」
    
     風隨行又瞥去一眼,馬在十點鐘方向持續往北奔跑中,而追趕駿馬的三霜刃、赦生童子,及緊隨在後的元禍天荒速度則早超越馬匹,在十一點方向往北方高速行進中;別見狂華則拿著馬錶,保持一定距離跟在稍為平靜的外側。調回視線,風隨行細心地將壺裡熱茶斟入主子的瓷杯裡,冷峻的面容沒有絲毫改變。
    
     「閻魔旱魃………」低沉細碎的嗓音突地響起。
    
     閻魔旱魃早因憋笑過度導致腹部抽蓄而不支倒地,最後乾脆效法螣邪郎搥地大笑出聲,待閻魔旱魃邊笑邊滾地邊尋聲看到一抹熟悉的倩影,倏然就地正坐,斂容出聲打招呼,暗自痛罵螣邪郎亂教赦生在先,害他跟著沒形象在後,當下可說是萬分惱怒懊悔。
    
     「閻魔旱魃、閻魔旱魃………」話聲與身影由南側休息區往西側休息區前進。
    
     哎喲?小峨居然一邊喃唸他的名一邊朝他走過來,閻魔旱魃突然有種想灑花的衝動,看來兩情相悅的日子不遠矣!
    
     「午安啊小峨,你睡醒啦?和你說啊,赦生那孩子真是單純地可愛吶,螣邪郎隨意唬弄的幾句他竟是全盤當真…………?」察覺那抹走來的身影似乎圍繞有某種黑暗氣團,還左搖搖右晃晃的,閻魔旱魃不禁閉目揉眼,待睜眼,圍繞練峨眉的黑色氣團不但未有消散,反更顯濃厚。
    
     「閻魔旱魃、閻魔旱魃、閻魔旱魃………」連聲音都仿若自幽冥傳來。
    
     「小小小、小峨?」閻魔旱魃吞了口唾液。
    
     「閻、魔、旱、魃!」練峨眉終於步至閻魔旱魃身前,而閻魔旱魃也終於看清方才在練峨眉手上不停搖晃的物體───
    
     「折折折、折凳?」
    
     「閻魔旱魃……你們異度魔界的,」練峨眉舉高雙手,目露兇光,咬字也一字一字清晰起來:
    
     「很、吵、啊!!!」
    
     「小、小峨你冷靜點,這這、這是謀、謀殺親夫啊嗚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閻魔旱魃哪裡知道,練峨眉向來淺眠不易入睡,又兼有低血壓,一旦被外界喧鬧擾起,那牌氣可真差的不只一句暴走足以形容。
    
     翻過有著精緻雕花的木質沙漏,風隨行正著手為朝他走來的少年沖泡水果茶,冷峻的面容沒有絲毫改變。
    
    
     西側休息區殲滅,估計耗時三分鐘。
     初步推斷滅因為螣邪郎一時興起的玩笑話。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