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袋戲衍生】 不負責幕後 之 白髮劍者 特別篇 那段空白的時間 2

【布袋戲衍生】 不負責幕後 之 白髮劍者 特別篇 那段空白的時間 2
【劇透程度】無,現代獨立世界觀。
【其他注意事項】保証全員破格沒形象的冷笑話衍生文。

【布袋戲衍生】
不負責幕後 之 白髮劍者 特別篇
那段空白的時間 2 -南側的滅亡-

此時的南側休息區───

「折凳不愧是七大武器之首,可真是華麗無雙的攻擊啊。」華麗無雙的龍宿優雅地執起華麗無雙的珍珠扇,勾起華麗無雙的淺笑,華麗無雙地向身旁的友人搭話:

「原來道家也可以如此這般地華麗無雙啊,劍子?」

「……嗯。」背對龍宿,單音節式回覆。

「吾前些日子在素還真那見到在整備戲服的亂世狂刀。」優雅地執起扇柄的珍珠流蘇把玩,龍宿續道:「虎皮衫、銀戰袍、裝飾刀、翠玉飾、水鑽冠……雖然稱不上華麗無雙,至少通過標準。」

「……嗯。」背對龍宿,單音節式回覆。

疏樓龍宿身後的穆仙鳳往後退了一步。

「吾說,總不會道家就劍子汝一人這般寒酸?」

「……嗯。」背對龍宿,單音節式回覆。

穆仙鳳往後退了二步。

「…………」龍宿沉默不語。

「……嗯。」背對龍宿,單音節式回覆。

穆仙鳳往後退了三步。

這寒酸劍子膽敢不理會華麗無雙的他?龍宿嘆道:「不愧是腹黑的劍子仙跡啊…………」

「……啊?」劍子終於回過頭,脣邊可見些許糕點屑粒。

穆仙鳳往後退了四步。

「趕在練大姐睜眼第一時間的那句『帶頭喧嘩的是異度魔界的閻魔旱魃』就把災禍完全轉嫁到異度家去了,真是毫無華麗可言的小人轉禍之術。」

「………好友讚謬了,劍子不過是陳述事實而已。」拈起最後一片送入嘴裡。

這、傢、伙,有必要吃寒酸的起士蛋糕吃到這樣入神嗎?確認劍子手裡拿的是再普通不過的起士蛋糕,龍宿開始忖度是否該找個機會請劍子去哪家盛名的餐館享用華麗的下午茶。

伸指拭去劍子脣畔屑粒,相觸瞬間竟有電流自指尖竄入,龍宿登時一震!

這濃稠的香味!這細密的手感!這、這不是普通的寒酸起士蛋糕!

「好友?」

穆仙鳳往後退了五步。

「好友?汝真當吾是好友?」龍宿不敢置信地倒退三步,金色的眸子滿佈傷慟。

「吾直到方才都還時時惦著汝,而汝!汝居然………枉費、真是枉費啊!」

劍子起初摸不著頭緒,順著龍宿顫抖的指尖望去,盯著自己手上的空盤子好陣子,纔明白龍宿話意。

「你不是老嫌起士蛋糕寒酸?」不悅。

「屈世途做的起士蛋糕例外啊!」更不悅。

穆仙鳳往後退了六步。

「屈世途做的起士蛋糕哪裡華麗來著?」疑惑、並且更加不悅。

「屈世途的起士蛋糕寒酸其外華麗其中!」認真、並且更加更加不悅。

穆仙鳳往後退了七步,恰好和從東側休息區返回的默言歆會合。

「言歆,風大哥怎麼說?」

「風大哥給我們這個。」默言歆將字條遞予穆仙鳳。

穆仙鳳接過,字條上寫有『量力而為,明哲保身。』八個字。

眨眨眼,穆仙鳳以眼神詢問默言歆想法。

「風大哥雖然只比我們大幾歲,卻是我們這一行裡最受敬重的人物,許多老前輩也十分讚賞,所以我認為風大哥的建議不會有錯。」

「我也是這樣認為。」穆仙鳳點點頭,接話:「況且───」

「他的主子是那個『素還真』。」穆仙鳳與默言歆異口同聲,邊談話邊退步。

「羽仔、無悼,你們瞧──」南側休息區後排,某位高速解決完甜品開始無聊的藥師笑嘻嘻道:「龍宿家那兩個孩子越走越遠了,我賭他們是要蹺班去約會!」

「不是每人都同你一般。」羽人轉身背對藥師,準備繼續享用他的栗子樁果,卻見無悼一人庸本就蒼白的臉色竟已白到綻青帶灰。

「無悼?」

無悼一人庸眒視案上卦象,默不作聲。

藥師也察覺不對,欲往無悼一人庸額上探去的手卻落了個空。

無悼一人庸沒有給友人解釋,只撂下一句『大凶』,話聲還在南側休息區迴盪,人卻已在東側休息區找風隨行簽假單。

「好、好神速……」藥師瞠目,哪有殘廢者跑的速度比有翅膀的還快的?

風隨行面無改色地接下無悼一人庸的假單,應允其先行離場。對於身邊突然有人現身或消失,風隨行是早已見怪不怪。

「想想風大哥也真是辛苦……」穆仙鳳遠遠看著忙碌的風隨行,有感而發。

仙鳳總是望著風大哥出神,真的不是喜歡風大哥?

「對了、仙鳳,」開口喚人的少年卻在對方回眸凝視時低下頭去,低聲道:「那、那個,風大哥他,其實還有給我們一件東西……」

「什麼?」難掩好奇,少女俏皮地彎低身子仰視少年,意外見著向來淡漠的少年俊臉染上些微緋紅。

「言歆?」

───默言歆振作點!風大哥的話絕對不會有錯!

握拳咬牙,少年直直伸出置在身後的提盒,魄力十足地掀開。

該死、他太緊張了!發覺自己動作粗魯得與其說是在送東西給自己喜歡的對象,不如說是在找人相殺更為恰當。少年忐忑不安地偷瞄少女,在見著少女笑顏逐開歡欣嚷著『好可愛』後纔抒展眉梢,柔了聲調:

「這隻雪兔其實是屈前輩做的雪莓娘,另外綠色耳朵的部份是薄荷巧克力,都可以吃的。風大哥讓我挑的時候,我想你應該會喜歡這個。」

雙手捧著雪兔與兔子相看的少女回眸,問:「言歆選的?」

完了,他覺得被仙鳳捧在手心的兔子和仙鳳都好可愛。

靦腆點頭,少年訥道:「還、還有蘋果茶……這壼是風大哥泡的,他、他說,你要是喜歡,他會教我製法,………讓我可以一直,呃,一直、一直弄給你喝……」

完了完了他的臉是不是變得比蘋果還要紅?

「一直?」

「嗯,一、一直。」風大哥、拜託你分一點淡漠分一點冷然分一點酷分一點帥給我!默言歆抬頭直視穆仙鳳,語調急切卻字字清晰:「只要你願意,我會一直在你身邊…………泡茶給你喝。」只是後勁不足。

「風大哥,真的很厲害呢。」

風大哥真的很厲害?默言歆一僵。情敵是風大哥的話,他根本不是對手……

閤目吐納,少年抬起頭來卻是一笑:「我很喜歡仙鳳,就算仙鳳喜歡的對象是風大哥,我還是喜歡仙鳳。」情殺講過男子漢大丈夫,被發卡的時候再怎麼想哭也要硬裝瀟灑。

「那個、我,風大哥他……」這回換少女臉紅。

「不要緊,你和風大哥的事,我會幫忙的。」幫喜歡的對象追人這種心酸事,情殺能,他默言歆也能!

「不是啦───好好聽我說嘛!」

他早提過默言歆會誤解的。風隨行翻過沙漏計算茶葉悶泡時間,面無表情地注視手忙腳亂臉紅紅的少年與少女,以及在少年與少女身後稍遠處,互丟物品拌嘴的道儒先天。

龍宿指間射出數顆石子,經燈管照射映出七色眩光,劍子不為所惑,側身一步、拂塵一掃,本應飾在達官顯貴皇親國威身上的寶玉就這樣叮鈴幾聲,四散在不為人知的陰暗角落,供日後閒人尋寶。

「你以為只有佛劍會翻桌?」 
「汝以為只有佛劍會翻桌?」

當隨手可拾的小道具都丟得差不多後,兩位先天同時把腦筋動到身前的桃木茶桌上,各據一方,準備翻桌。

「請好友放手,這張桌子是吾先看上的………」
「請好友放手,這張桌子是我先看上的………」

道儒先天再度展現絕好默契──開口一致、字句一致、噤口一致。

「龍宿好友,你家的二個僮兒是不是離你稍微有點太遠了?」

「劍子好友,佛劍似乎也有低血壓,而且現下在後頭午休中?」

二位先天無語對視,冷汗涔涔,對於空氣中倏轉緊繃的、位在劍子左方龍宿右方的壓迫感,卻是誰也不敢先移過視線一探究竟。

「吾突然很想念那位佛劍很疼的後輩,不知道他今天有沒有來片場……」

「真巧啊,好友,我也不知怎地,突然很想見素家的少年啊……」

「偕同找尋?」龍宿挑眉一問。

「當然。」劍子坦然一笑。

一、二、三,我丟──────

分秒不差的絕佳默契。道儒先天同時翻手,將茶桌往壓迫感所在摔去,拔足竄逃。

紅光乍現,茶桌無聲裂為一半兩塊,修羅昂然現身在灰燼飄飛間!

───佛劍翻桌、修羅拆屋,暴力和尚不可惹也。

風隨行作下如斯結論後,將視線從繞著片場跑的三教先天追逐戰移轉至臉色發白的藥師、一臉莫名明顯處於狀況外的羽人、背對風隨行的阿九三人。

「羽仔,你那裡還有沒有剩下的蛋糕?」

瞧著藥師翻箱倒櫃,將伸手可及的所有背包提袋內容物全數傾倒於桌上地上死命的找尋什麼,羽人不解地回道:「沒有。」

「不好、這裡也沒有半樣甜食!」

「什麼……」問題還不及出口,羽人已被藥師一把抓著跑離片場。

跪地的阿九面前,是一盤不慎落地的冰淇淋慕斯,地上隱約可見幾顆閃耀光芒的小珠子。初步推斷為儒教先天攻擊道教先天的寶珠因道教先天避開而意外擊中阿九手裡的盤子。

「……殺人是一種藝術,看的是技巧與天份。」

阿九緩緩站起,反手將及肩的柔軟長髮紮束成整齊的馬尾,低低傳出的嗓音不復稚嫩。

遲了一步。風隨行無聲將手中的巧克力一一置回架上,不理會自南側休息區接二連三傳來的轟隆巨響,轉身把一壼香草茶、三份茶具、幾份香草與甜點整齊置於托盤與甜點架上交予常武訓,冷峻的面容沒有絲毫改變。

南側休息區殲滅,估計耗時十分鐘。
初步推斷滅因為低血壓與雙重人格者過度集中。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