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袋戲衍生】 不負責幕後 之 白髮劍者 特別篇 3-1

【布袋戲衍生】 不負責幕後 之 白髮劍者 特別篇 3-1
【劇透程度】無,現代獨立世界觀。
【其他注意事項】保証全員破格沒形象的冷笑話衍生文。
稿於2006/05/29,
2007/09/22將表兄弟改為堂兄弟
(俺為什麼會寫表兄弟俺也想不起來是不小心的還是另有設定。

【布袋戲衍生】
不負責幕後 之 白髮劍者 特別篇 
那段空白的時間3-1 -北側的滅亡 其一-
    
     而北側休息區,時間要推回風隨行剛回返,眾人以聖蹤為中心呈圓形聚集的時候。
    
     聖蹤面前的長桌上,置著一張約有半開大小的紙,幾行端正的字跡下密密麻麻佈著正字標記、人名與數字。
    
     「蝴蝶君,日才子勝,三佰。」聖蹤朗誦正在書寫的字句,音量不大卻清晰傳入眾人耳裡。
    
     「蝴蝶哥這麼有把握?」渡江修豪邁一笑,左拉義兄右扯好友,朝聖蹤喊話:
    
     「我渡江修連同鳳先哥、元凰,賭月才子勝,一人一佰總計三佰。」
    
     「哎呀哎呀……」鳳先無奈一笑。
    
     「不要擅自替人決定──」元凰以扇柄輕敲好友肩頭以示抗議,取過聖蹤遞來的筆,北辰元凰從友人手裡拉走堂兄,朗道:
    
     「江修自個賭月才子三佰,我和鳳先賭日才子一人一佰五計三佰賭金。」
    
     「哎呀哎呀……」鳳先還是無奈一笑。
    
     「嘎?元凰你才擅自亂決定哩!」渡江修作勢揮去一拳,準備奪筆再度翻案。
    
     「哪容得你再翻!」北辰元凰張扇為盾攔阻渡江修,趁隙將筆拋往後方,喊道:「大的貝勒爺和小的貝勒爺、該你們下注了!」
    
     「說過不要那樣叫我們啦!」北辰伯英接下筆,同北辰仲遠齊聲罵道。
    
     北辰元凰咋舌:「本來就是大小貝勒嘛。」
    
     「玉叔沒教過你打架的時候要專心嗎?」渡江修奪下扇子,反手往扇子主人的腦袋敲去。
    
     「痛痛痛……」
    
     北辰元凰揉著後腦,怨道:「你居然來真的……」
    
     「當然來真的啊。」渡江修以扇代指,指向北辰元凰,促狹笑道:「還沒和你算戲裡發便當給我的帳,現下又拉著鳳先哥排擠我,自然不可饒恕!」
    
     「指這個?」一把攬過堂兄,北辰元凰下巴抵在鳳先右肩頭,朝友人招手,「喏,說你一個人孤孤單單地好寂寞我就把鳳先的左肩分你靠。」
    
     「哎呀哎呀……」看來自己似乎被堂弟當成給義弟的獎賞?鳳先仍是微微笑著,未置可否。
    
     「義兄!不是在那裡哎呀哎呀傻笑的時候啦!」渡江修摻過義兄左臂,扇柄直指友人,加大音量續道:「你聽聽元凰說那什麼話?枉我們這群下戲的怕元凰一個人在片場寂寞,捨棄週末逛街把妹的黃金時段來這裡陪他,而他居然說這種話?」
    
     沒留任何空檔予友人辯解,渡江修啪地一聲開扇,過份心機的笑容教北辰元凰為之一惑。
    
     「元凰啊───」渡江修揚首睥視友人,語調愈發輕快:
    
     「不懂得感恩的人,要‧賜‧以‧毒‧酒‧之‧刑‧喔。」
    
     欸?毒酒之刑?莫非是戲裡他賜給江修和蝶姨的那個?不大對、拍戲時用的只是普通的白開水不是?元凰尚在思忖,臂膀竟遭北辰伯英、北辰仲遠雙雙錮桎。
    
     北辰伯英一臉遺憾,嘆道:「嘖、今天風大哥在算你好運,本來想賞你圍毆之刑的。」
    
     「咦?原本不是亂箭之刑嗎?」楚華容的聲音自後傳至。
    
     「來來來、開新盤!賭北辰家的元凰怎麼死───」遠方聖蹤喊話。
    
     「……那個、我說,賜毒酒是演皇帝的人的特權吧?」元辰元凰冷汗滲出。
    
     「哎呀,這裡的毒酒可是國王的飲料喔。」楚華容的身影出現在北辰元凰眼前,雙手托著銀製圓盤,盤面上只有一只玻璃高腳杯,內盛液體色彩之詭異教元凰不禁縮了縮身子。
    
     所謂國王的飲料,簡單來說就是把觸目所見的瓶瓶罐罐,管它是飲料調味料還是湯頭,只要是液體、只要可溶於水,通通加進去混就對了!製法雖有千百種,飲用種的下場卻通常只有一種───給他死。
    
     「來吧,親愛的元凰!」渡江修執起杯子,湊近元凰,笑容可掬地道:「現在翻供說你一個人孤孤單單地好寂寞好感謝我們拋下和異國女子的美好聯誼時光來陪你已經來不及了吶。」
    
     「鳳、鳳先……」元凰找尋救兵,他知道他的堂兄向來很疼他的。
    
     「唔……真是拿你沒辦法,」接收到求救目光的鳳先無奈一笑,卻不同元凰預料般走來勸阻,而是取過吉他,輕輕撥弄。
    
     「鳳先?」
    
     鳳先聞言輕笑一聲,隨興落座手織地毯上,抬起頭來又是一個溫柔的微笑。
    
     「那麼元凰,你想我替你彈什麼作為送葬曲?」
    
     「鳳先哥───」北辰元凰哀嚎。他沒忘記戲裡他捅了鳳先幾刀,但是、但是,那是劇本寫的呀!他不過是乖乖照腳本出演而已……
    
     也罷,沒有人來救,還有自己可以救自己。就算眼前是那杯可怕的國王飲料,他也還是那個高傲的北辰元凰。「師職醫務的慈郎先生現下外勤不在,續緣今天是根本沒來,我還有戲要拍,就這樣倒下去會延宕進度的。」
    
     「吶,元凰,哥不是說了你今天運氣好,恰好碰上風大哥在嗎?」北辰仲遠道。
    
     「沒、錯。」楚華容甜甜笑道:「這杯國王飲料是託風大哥弄的喔,保証絕不會對身體有害的。」
    
     「而且就算慈郎先生和續緣不在,」渡江修壞心接道:「還有藥師跟日月才子在啊!保証藥到命除咧!」
    
     不、不要過來!北辰元凰幾乎要在心底高聲尖叫了。一來現在是休憩時間,二來片廠沒有幾個外人,換言之他現在既不用演皇帝也毋需維持北辰家的貴族風範,那他可不可以不計形象地阿諛奉承倉惶落跑?
    
    
     風隨行連頭都懶得抬,他有自信那杯飲料是不會鬧出人命的。
    
     証據就是───北側休息區不起眼的小角落,長孫祐達正津津有味地喝著一大壼顏色混濁到過路人紛紛投以詭異視線的不明液體。
    
     「到底為什麼看起來這麼難喝的玩意會這樣好喝?」
    
     他將指定的飲料交予楚華容時,少女身旁的長孫祐達好奇倒了一小杯,隨即驚喜地拼命纏問他配方。當然這個問題的答案他是不會回答的。
    
     而這個不善說謊心事全寫臉上的老饕,因此被女朋友斷定會壞了捉弄元凰的計劃,而慘遭女友一腳踹去元凰看不到的角落,當然交換的條件就是風隨行作剩的一整壼全要交給他。
    
     這個時點風隨行稍有注意的,反倒是臨近聖蹤的那一廂。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