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袋戲衍生】 雪迷蹤不負責外傳 – 初冬的約定 前篇

【布袋戲衍生】
雪迷蹤不負責外傳 – 初冬的約定 前篇
即溶糖包五號,稿於2006/09/28,於2007/09/22重整一句放錯行的對白。

【劇透程度】無,現代獨立世界觀。

【其他注意事項】
前篇含苦瓜粉注意,後篇還沒生注意,
全篇狗血注意,高破格注意。

【囉嗦附註】

=口=|||
坑填不完怎麼辦?(狂汗)

本篇為雪迷蹤系列,然後雪迷蹤一樣還沒生喔(喂)
時間點在強制終盤之前,重點是這篇真的是蝶月向,只是糖包部份今天趕不到。
最近想把某自創完填再寫衍生文。

     雖然我曾經說過不負責幕後可以單獨當平行世界來看,不過……其實我還是有玩主線 Orz
     為了避免再犯之前記錯時間點的錯誤,在想要不要把全部的問題線點都接上後再慢慢填入主線坑。
     之前乍看下斷的無厘頭的星光燦爛、白髮劍者,因為先寫出來的話雪迷蹤的主線就完全露了,所以我就先放在那裡了…(自毆)
    
其他…
又是太久沒發文所以趕著先生一篇比較沒嚴肅的東西出來而已這樣

【布袋戲衍生】雪迷蹤不負責外傳 – 初冬的約定 前篇

     他一直在看著那個人。
    
     一直、一直都在看著那個人。
    
     偷看不是男子漢大丈夫該為的,只是……
    
     重嘆一聲,他也千百個不願意呀……
    
     多想就這樣昂首闊步地走出去,正大光明地擠掉在那個人身旁的閒雜人等,全心全意地守護著那個人。
    
     他並非不敢走出去,而是、而是───渾蛋!
    
     他低咒了一聲,目光狠毒地注視著那個人與閒雜人漸為縮短的距離。
    
     要靠在一起了、要靠在一起了呃啊啊!準備無視一切衝進去分開兩人的剎那,幾句帶有那個人名字的話語讓他腳步一頓。
    
     「聽說了吧?紅月戲蝶不會再是本校的特產了──」搖指前方紅月,好不感嘆。
    
     「啊啊,聽說了,真的是太可惜了。自紅月入校以來,紅月戲蝶一直是本校的活動減壓機呀~」遠眺紅月,好不感嘆。
    
     「那也是沒辦法的事。畢竟……蝴蝶君他、已經不在了的說……」仰望天空,好不感嘆。
    
     「想到今後看不到紅月戲蝶,想到沒人給紅月小姐玩,想到紅月小姐的心情……真的是、好生寂寞啊……」閉目掩面,好不感嘆。
    
     「話是沒錯啦,但是──」指向紅月的指晃了晃拐個彎掛回自個下巴上,「還有雙月併行呀~」
    
     「啊啊,沒錯!」望遠鏡準備終了。
    
     「還有黑月在嘛!不愁沒好照片賣錢的說!」相機準備終了。
    
     「今後我們的眼福還有社團的經費就靠黑月啦!!」手提攝影機準備終了。
    
     為首的學員跨前一步,朗道:「為本社營運!為全校福利!本週校報專題就是『蝶離黑月起!』各位親愛的社──」
    
     「蝶離你個大頭!」
    
     咚咚咚咚四聲,四具人體倒落在地,後腦勺以視察便可得知有腫包一枚。
    
     「真是───」蝴蝶君從地上拾起望遠鏡、相機、攝影機,準備代替倒地的四人執行狗仔任務,嘴裡抱怨不休,「有沒有搞錯?我人還在就這樣,這一走豈不是流言滿天飛?阿月仔和那個什麼談什麼的黑月亮哪裡……咦?這、這是──」
    
     ──沒收的數位相機裡,居然有一張他心愛的阿月仔巧笑倩兮的照片啊啊啊!!
    
     蝴蝶君登時定格在地陷入自我妄想世界,完全忘了他現在正處於───
    
     「這裡是黃雀三組,蝴蝶捕獲成功。」
    
     ……………正處於被人追捕的狀態。
    
    
    
    
    
     「這裡是黃雀三組,蝴蝶狂暴化中,請求支援協助押送蝴蝶──」
    
    
    
    
    
     實驗室近窗一角,黑月收回方才微偏向窗外的視線,緩道:
    
     「好友,你家的蝴蝶快被劍子與邪影一人一邊架走了喔。」
    
     「架的好。」紅月頭也沒抬。
    
     「……真的好嗎?」黑月又問:「他在哭耶?」
    
     「別在意,他只是在裝可憐,我現在忙著看數據。」
    
     黑月瞄去一眼,道:「你那的數據一刻前就跑完了不是?」
    
     「………我在檢查,這實驗很重要。」
    
     「是啊,實驗很重要。」黑月隨意看去,左側一台無人看管的儀器正在冒煙,右側一台螢幕顯示數據已有失準的跡象。
    
     虛嘆一聲,黑月邊循步中止儀器邊道:
    
     「不去阻止鬧劇喚眾人回來重新做試驗,你是打算讓我一個醫學院的替代你們整組嗎?」
    
    
    
     三分後,實驗室的大門砰地一聲被粗魯打開,紅月與黑月先後步出,而群聚在廊下的組員與過路客皆自動讓路順便搶好位子專心看戲。
    
     「喂,我們神祕的賭徒同學不在呀?」一名組員問,他現下賭興可大咧。
    
     「大概是那個吧!」隔壁組員聳聳肩,用下巴往前方黑服的男子點了點,回道:「據說賭徒是不會在邪影半徑三百公尺的範圍內出現的……等,紅月小姐好像要說話了。」
    
    
     公孫月的步伐在離蝴蝶君五步遠的距離停下,蝴蝶君吞了口唾液,劍子笑得有一點點賊一點點玩興,邪影維持天字一號冷酷臉,談無慾則是因為預見到自己將要被迫在理學院協助實驗而四處張望人群裡是否有路人能順路回醫學院替他請假。
    
    
     靜靜靜靜靜───
    
     詭異的靜,詭異的氣息,揪緊了在場所有學員含師長教授的心。
    
     「……我,」紅月朱唇方啟,眾人紛紛拉長耳朵───
    
     「最討厭半途而廢、不戰而敗的男人!」
    
     轟隆轟隆轟隆,最大的電雷直擊蝴蝶君心坎,瞬間粉碎他一顆纖細脆弱的少女心。
    
     紅月沒留任何時間給蝴蝶君便轉身拽過站在後頭的黑月回實驗室去了;當然,她也沒留任何時間給黑月去請假。
    
     餘雷小小地劈在觀眾身上,震得他們只能呆立原地目送邪影輕輕鬆鬆地拎著靈魂快要升天的蝴蝶君遠去。
    
    
    
     「聖蹤沒開成賭局真是太可惜了。」事後,劍子常常這樣說道:
    
     「大夥都笑說蝴蝶如果被紅月發卡的話絕對會是領好人卡,豈料他居然被發了張討厭卡耶!」
    
     而每當劍子與龍宿談論起這好人卡與討厭卡的關係時,劍子總是會遭到龍宿的白眼相待。
    
     至於為什麼劍子在聊起這種話題時總會被龍宿瞪個幾眼的理由,劍子直到很多年很多年以後才真正明白。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