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ach】小個子

※稍早從硬碟挖出來的舊文,應該是2007年寫的東西。

【Bleach】小個子
Bleach 自嗨十題:小個子
CP:冬獅郎、雛森桃

即溶糖包六……不對,好像沒有糖。
臨時趕出來的。好幾個月沒看死神了,設定大概錯很大,有機會重看再來修文吧 囧
加進卯之花和十四郎,結果、果然主題偏掉了 囧興

【Bleach】小個子

  
  
  緊急會議終告結束時,天際已泛起白光。日出雖美,卻無人有雅致佇留欣賞,儘是趕著回歸各隊進行整頓。日番谷也不例外。
  
  「請等一下,日番谷隊長。」
  
  身後傳來極其溫雅的喚聲,日番谷頓下腳步,轉身面向發話的四番隊隊長卯之花。
  
  「日番谷隊長,稍晚時候也會過來吧?」
  
  「……嗯。」日番谷微一應聲,翠綠色的晶亮瞳眸轉瞬黯去。
  
  「那麼,請一定要有心理準備喔。」斂起笑容,卯之花沉聲說道。
  
  「她的情況惡化了嗎?」日番谷急切發問。相較於卯之花的沉靜,他的焦躁格外明顯。
  
  「不是的,雛森小姐身體康復的情況比預期地好。讓人擔心的是她的精神狀況。日番谷隊長應該能明白吧?她的精神狀況受到了非常大的傷害,這股沉痛可能會導致最壞的情況──雛森小姐的潛在意識會拒絕清醒。」牽起嘴角,像是安撫似的,卯之花綻出恬靜的微笑。「請不要擺出這樣的臉色,日番谷隊長,這只是最壞的假設。因為日番谷隊長和吉良先生一直在等待的關係,我相信雛森小姐再過不久就能夠甦醒。」
  
  雖是微笑,卯之花的語調仍然沉痛。
  
  「但是,藍染所遺留的精神暗示卻……」
  
  日番谷側首瞥往廊外,不知道為什麼初昇朝陽的光芒怎會這般剌目。
  
  
  ※
  
  
  將事務全數處理完備已是近午,日番谷起身往十三番隊隊長室走去。
  
  ──方便的話,忙完後先到我那裡一趟。日番谷與浮竹在長廊上擦身而過時,浮竹這般附耳說道。基於過去在十三番隊隊長室的經驗,日番谷其實不是那麼想立刻過去。但浮竹的臉色十分凝重嚴肅,讓日番谷無法寬心。
  
  「找我什麼事,浮竹隊長?」
  
  「等我一下。」
  
  沒有正面回答,浮竹逕自離開轉入內室。頃刻,當浮竹抱著好幾個袋子從內室步出時,日番谷大有立即告辭離去的衝動。
  
  「糖果是很好的探病禮物喔。」
  
  浮竹微微一笑,把一袋又一袋的糖果塞到日番谷手中,日番谷尚不及抗議那堆糖果已近淹沒他的視線,浮竹又搶先發了話:
  
  「加油喔,冬獅郎。」
  
  裝滿糖果的紙袋已經完全蓋過視線,日番谷即使抬頭也看不到浮竹的表情,只聽得儒雅的嗓音緩慢而清晰地迴盪在靜謐的十三室裡。
  
  「雖然會非常地漫長難熬,但是有你陪著的話,那孩子一定會沒問題的。」
  
  
  ※
  
  
  因為視線被完全掩蓋之故,日番谷耗費了較平常二倍的時間才到達目的地。
  
  病房的門是踢開的,紙袋裡的糖果是嘩啦啦地隨便傾倒在矮櫃上的,連板凳也是用腳勾拖來的。然而不管他的舉動多粗魯,發出的聲響多嘈雜,那躺在床上的少女依是半聲也不吭。
  
  日番谷挫敗似地開始動手整理糖果小山,不意從中挖出少女請他吃過的飴糖。
  
  「要吃糖嗎,笨蛋桃?」
  
  少女猶自沉睡,窗外灑進的幾許日光將她消瘦的臉龐映得更加蒼白無血色。眉間一擰,日番谷揀起飴糖,一盒一盒地推疊在病床旁的置物櫃上,恰好阻斷映射在少女臉上的陽光。
  
  「笨蛋桃,再不起來的話飴糖會被太陽曬到融化的啦。」
  
  可供倚靠的桌櫃早被大量的花束禮物以及浮竹隊長強迫贈送的糖果佔滿,坐在板凳上的日番谷索性把肘抵在床沿。
  
  「吶、笨蛋桃,我決定了。」日番谷高吭的聲調沉穩地低響在少女耳際。「我不會再對你說不要叫我『小獅郎』,是你的話,就算叫我『小個子』也沒關係,所以……」
  
  將臉埋在臂肘間,日番谷閉上了眼睛。
  
  「所以你快點在我長得比你高之前醒來啦……」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