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袋戲衍生】 暴力和尚研究論

【布袋戲衍生】暴力和尚研究論
【劇透程度】僅使用基本人物設定,獨立世界觀。
【其他注意事項】斷頭指數九成九。

【附註】

和尚有三暴:佛劍、一頁書、梵剎伽藍。但是這一篇只稍微擦到梵剎伽藍就結束了。

記得這篇當時本做為寂夜殘香的歡樂對應文,寫一寫突然想把那可憐的異族子嗣設定拿去丟在自己的小說裡,所以這篇當時就先停下來了。這幾天整理舊文時意外挖得這篇,想想自創文要生還太早,這篇一直不見天日好像也很可憐,就改變主意公開這篇了。本來是想把這篇補完的,不過……俺已經完全忘記當初預定的故事發展了(泣)

所以只好先草草補個幾句話把這篇先結束到一個段落。

至於那個[囧rz],是故意玩的。現在只記得設定上三個和尚各被小邪用一個顏文字作為結論,不過後面二個和尚沒出來,整理時在想要不要砍掉那一行的,想想還是很奇怪地保留下來好了(汗)
完稿時間約在2006/07/27

暴力和尚研究論

暴力和尚。

這是魔族子民熟到不能再熟的詞彙。

就像每一個人類母親會以『不聽話的小孩會被妖怪抓走』訓誡孩子,每一個魔族孩童都聽過『不聽話的小孩會被暴力和尚追著打』的故事。

而他,嗜血族的皇子,對『暴力和尚』一詞更是有刻肌刻骨的深切體認───早在他出生之前。

是的,早在出生之前。

真是可悲。

在這個自由戀愛意識抬頭,異族相戀不是問題的時代,呃、表面上不是問題,至少不能再把異族相戀拿來當作族與族間的爭戰理由………呃,他那硬生把新郎踹走、強搶聖女回家當新娘導致二族關係緊張的笨老爸是例外。總之,當這個強調自由戀愛,跨族姻緣不是問題的時代終於到來,異族佳偶莫不為此額手稱慶,為不用再出演羅密歐與茱麗葉的狗血戲碼歡呼。

殊不知,跨族姻緣確實不是問題,有問題的是───他們這些混血子嗣。

倒也不是說他們這些混血兒身上負有什麼原罪,充其量只是難養而已。

是的,難養。

混血耶、異族混血耶,不是那種中原蠻夷的人族相混,而是人族、魔族、獸族等真正不同種族的混血。這種異族姻緣能受孕就很了不起,了不起到數十位知名學者好比與暴力和尚同是魔族睡前故事的素家人都想帶回去研究的地步。

他們都已經這麼稀有這麼寶貴,又有誰能準確無誤地測出他們混了父母血的各幾分呢?

就因為種族難測,所以───被不小心養死也不能怨。

這,就是他們的悲苦人生。

就連他這個人人讚賞,被譽為最完美最優良最天才最無敵最高水準最不思議的Dhampir,也險些避不掉被至親顧死這種詛咒。

這件人寰慘劇發生在他還在娘親腹中,而娘親從闍城回居中原的時候。

他那個修為深不可測刀法出神入化很有名很有名的外祖父無意間發現愛女的心脈不大正常,連連看了幾個大夫皆是診斷死胎,說他早無生命跡象該要趁早打去。

死胎?真是每想每氣、氣到發昏心臟又停止不動還是氣!庸醫、全是庸醫!他不過睡熟了點,哪裡死了來著?他又不是人!他們呼吸本來就緩慢量少,睡熟點忘記呼吸很正常啊?也幸好他外祖父沒有聽信瘋言亂語送他幾帖打胎藥,不然他豈不真得見閻王去?

略懂血族生態者不少,偏生他外祖父誰不好找,不找照世明燈不找素氏父子不找臥江子不找玉階飛不找劍子不找龍宿也不找他老爸,竟找上西佛國的小活佛梵剎伽藍!

而那,正是他親身體會何謂暴力和尚的開始。

真是可悲。

大日曼陀羅這玩意真不是人聽的,尤其是那個孩子佛唱的。

而事實上,大日曼陀羅也確實不是給人聽的,它是人唱給魔聽的。

至於為什麼是人唱給魔聽呢?很簡單,因為人要把魔送上西天去嘛。

在人的耳中,大日曼陀羅不過是普通的梵唄,那個孩子佛唱的更是清聖悅耳,好聽到他整個魂體給咒文活生生拉出肉體左撕右拉上扯下拖,他娘親還是好夢香甜,根本沒注意到自己兒子差點魂飛魄散,還沒出生就得打道回地府去。

這種唸個幾句就能把未成形的脆弱小魔痛得死去活來的咒文,孫悟空的金箍咒根本比不上!淨化?根本就是虐殺!絕對是!

幸他承續闍皇血脈,隱藏在血統中的強大魔力雖尚無法運用自如,卻也足以護他神識不至崩潰。可惜、他真的太幼小,護穩自己全身全靈已是極限,對於那個在三分鐘內送他去冥河觀光至少三十餘次的人,他是半點餘力也無暇探尋。

三分後,梵唄終歇。

他的意識也在片刻鬆懈後渙散得幾近厥去,卻硬是抓住最後幾絲意志撐起,誓把那膽敢暗殺下任闍皇的小人深深刻入眼耳鼻心口,必還諸以百。然,入耳的不是預期的殺手宣言也不是什麼聖魔誅邪大論,而是───很普通很普通、再普通不過的家常閒話:

「請寬心,俠刀先生。嗜血族有睡熟就停緩呼吸進入假死狀態的習性,這孩子只是貪睡了點,並無大礙,瞧、你的孫兒很有精神不是?……哎呀,又睡著了,果然小孩子都是愛睡覺的吧?」

───睡個頭!他是痛昏的好不好?

意識消失前,他只記得那人很軟很軟的嗓音,還有、一股怒火氣上心頭熊熊燃燒憤恨不平卻又無處可發洩。打哪來的可笑烏龍肥皂劇?

後來他才知道、這種筆墨難以形容的心情用文字具現化表示就是『囧rz』。

真是可悲。

他一直都覺得,在出生前就與暴力和尚糾纏不清的自己很是可悲。

而後,他隻身前往西佛國,在旅途中從眾魔與佛徒口中聽聞了一頁書是如何以大梵聖掌一擊誅魔,在那滿是和尚的國家屢次險被佛劍以佛碟敲回闍城之後,他更加確定暴力和尚的危險性。

尤其暴力和尚對自身的暴力因子完全沒有自覺,是純正天然的恐怖兵器。

然而,偶爾,真的只是偶爾。

當那個孩子佛擺出天真稚氣的笑容叫著他的名字的時候,他會不小心忘記眼前人是個暴力和尚而傻傻迎上前去。

然後再一次差點被淨化、再一次從西方極樂的路上爬回現世。

僅管如此,他也沒再感嘆自己的可悲。

──誰叫他與暴力和尚的孽緣早在出生前就定下了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