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袋戲衍生】寂夜殘香 第三夜、誕生

【布袋戲衍生】寂夜殘香 第三夜、誕生
【劇透程度】 邪之子、梵剎伽藍主線+自我妄想。
【其他事項】2005.10.07 舊文

     他記得他的香氣。
     緩緩飄送著的,甘甜的,足以激起嗜血本能的血香。
     他記得他的聲音。
     低低吟唱著的,慈悲的,足以滅殺全身全靈的梵唄。
    
    
    
寂夜殘香 第三夜、誕生
    
    
    
     他站在窗前,吹風。
     雪止,風還冷。
     他纔撢落欄邊那只覆著霜雪的鳥屍。
     他沒去看鳥屍落往何處,僅瞧著彈去鳥屍的指尖。
     蒼白無血色,卻靈活不受寒氣影響。
     他挽起袖擺,直直把手臂送入風裡。
     什麼感覺也沒有。
    
     他只感覺到風,冷風。
     可到底有多冷?
     能把雀鳥凍死的溫度到底有多冷?
    
     他的手靈動如昔,在一夜的雪降,一夜的霜寒,一夜的死寂。
     普通人難以行動的嚴霜酷雪於他,僅有氣流的改變。
     他不是人,是血族。
     擁有強韌肉體的嗜血者。
    
     身為人的他在他失去所有的那一夜死去;
     身為嗜血者的他在他到來的那一夜醒來。
    
     「醒過來,並且試著反抗吧?
     「承繼闍皇血脈的你,應該已經擁有改變的力量了。
     「只要你求生的意志超越經文的咒力,就可以繼續活下去喔。」
    
     他聖潔的血香激起他黑暗的本能,他的血液為此喧鬧不已。
     凍結的血液開始奔流,推擠心肺帶起心脈鼓動,延往喉頭傳遞飢渴訊息;在他意識未完全甦醒前,血族本能已經驅使肉體組織活化。
     他的肉體比他的意志更早為他甦醒。
    
     喚醒他魂靈意志的是他溫柔的嗓音,促使他睜眼追尋他的身影。
     他知道他該要死去的,他知道他不該醒來的。
     他知道這一睜眼,他就不再是人了。
     即使睜了眼,他也不一定能見到他。他還僅是依附母體存在的胎兒,他沒有十足的把握能取得外部視覺。
     但他終究還是睜了眼,為著聲音的主人。
     他很想要知道,那個和他好懷念好喜歡的嗓音有著相仿溫柔的人是誰。
    
     他把他望進他的眼僅在睜眼的剎那。
     模糊的孩童身形。
     他沒有餘力集中精神把他的相貌看得更清晰。
     他慈悲的唄吟憾動他經絡五臟,痛得他不得不全力反抗。
     他知道他是真的要殺他。
     他毫無殺氣是真,他慈悲的溫柔嗓音是真,他要他的命更是千真萬確的真實。
    
     他的抉擇早在他到來時就已決定,以他的肉體,他的本能,他的意志。
     他選擇反抗大日曼陀羅的淨化。
     他要繼續活著,以血族闍皇之子的身份。
    
     「比我以為的更有精神呢。
     「……活下去吧,和你母親的意念一起。」
    
     而他也真正從黑暗中睜開雙眼,抱擁黑暗降世。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