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袋戲衍生】年終的紅白交響曲 悠長的第四樂章

【布袋戲衍生】年終的紅白交響曲 悠長的第四樂章

【劇透程度】僅使用基本人物設定,獨立世界觀。

【其他注意事項】不負責系列。

※貓大人語尾的ㄤㄤ是原劇設定,不是俺故意要用注音文 Orz

※第一章寫到一半,為應景所以率先趕寫第四章,前面的會找時間補寫完。
祝大家新年快樂!
然後我跨年要遲到了不修文了啦啊啊 \ Q口Q/

【布袋戲衍生】年終的紅白交響曲 悠長的第四樂章

  
  年末最後一天的晚上,已在幾小時前提早結束拍攝事項,好讓有安排慶祝活動的人們可以先行準備。
  
  雖說並無進行拍攝工作,片場內的人數卻比工作日多出數倍,較窄的幾個通道甚至出現了阻塞的情況。
  
  也許是因為今晚是跨年夜的關係。
  
  下午時,片場正因應連休進入趕戲階段,各個戲棚都有人員在使用;而工作人員的家屬朋友,也在傍晚時接連進入片場休憩區,待工作結束後就要迎接他們的人一起慶祝。
  
  何況還有一場煙火晚會即將在戶外開幕。
  
  由巧手名匠屈世途領軍的團隊包辦煙花製作、會場佈置、飲食餐點等事項的跨年晚會,除了是眾多在場人員就近撰擇的慶祝好地點外,也是許久不見的老朋友們再聚的最佳場所。
  
  因此片場裡湧入了相當可觀的人數。
  
  簫中劍因此弄丟了他的二個弟弟,無患與宵。
  
  
  原本好好地跟在簫中劍身邊的無患與宵,在簫中劍轉身倒飲料時莫名失去了蹤影,只剩下位置上的二個背包。
  
  簫中劍拿出了手機撥打,無人接聽。
  
  他悲痛地撫摸兩人的背包,可以感受到手機在裡面激情地振動著。
  
  於是簫中劍拎起二個背包,義無反顧地踏上了尋找弟弟的不歸路。
  
  簫中劍立誓一定要找到可愛的弟弟們。
  
  然而,縱使簫中劍擁有190公分的修長身材,放眼望去,只見萬頭鑽頭,眾人比肩隨踵,哪裡看得到可愛的弟弟們?
  
  儘管毫無頭緒,焦急的簫中劍還是試圖讓自己保持冷靜,四處搜尋打聽弟弟們的下落。
  
  不知道繞了主片場與休憩區幾圈,簫中劍正打算往戶外尋去時,驟然看到一隻高高揚起的手,熟悉的嗓音在呼喚他。
  
  「簫中劍。」
  
  稍低沉卻不掩溫和的少年嗓音,是冷醉!
  
  簫中劍立即快步行去。
  
  此時在冷醉舉起的手旁邊,又有另一隻手高高舉起,另一道音階較高,隱有銳氣的嗓音喊著:「簫中劍。」
  
  簫中劍瞬間止住步伐,幾近不可置信地輕搖頭,慢步走了過去。
  
  「三弟……」
  
  望見與冷醉相偕而立的身影,簫中劍忍不住輕喚出聲。
  
  月漩渦像是想別過臉,臉部卻在有所動作時僵硬轉回原本面向簫中劍的位置。
  
  「簫中劍、簫中劍──」
  
  右邊的月漩渦,與冷醉對背而立,高舉單手,呼喚著簫中劍。
  
  左邊的冷醉,與月漩渦對背而立,高舉單手,呼喚著簫中劍。
  
  「簫中劍、簫中劍──」
  
  而簫中劍呆楞得無法言語,他甚至伸出手,用力擰了自己的臉頰,但他連有沒有痛感都無暇思考,他睜大雙眼,不敢錯失地凝視這違背常理、不可能出現的奇異景像。
  
  簫中劍眼前的二個人,仍然保持著同樣的姿勢,齊聲問道:
  
  「簫中劍、簫中劍,你在找的弟弟──」
  
  右邊的月漩渦開口:「──是右邊的月漩渦呢?」
  
  左邊的冷醉開口:「──是左邊的冷醉呢?」
  
  「還是──」兩個人又齊聲問道,另一隻手同時有了動作。
  
  右邊的月漩渦從背後拉出了金無患,問:「──還是右邊的右邊的金無患呢?」
  
  左邊的冷醉從背後拉出了宵,問:「──還是左邊的左邊的奈落之夜呢?」
  
  
  「簫中劍、簫中劍,」月漩渦與冷醉同時前踏一步,齊聲問道:「你在找的弟弟是哪一個呢?」
  
  月漩渦以為,簫中劍會考慮很久很久。
  
  但是簫中劍沒有任何遲疑,幾乎是語落同時,簫中劍一個跨步,伸展雙手摟緊他們四人。
  
  「全部……都是……」
  
  簫中劍再高大,也無法完全抱住四個人。
  
  月漩渦覺得背後有點冷,因為簫中劍的手不是覆在自己身後,而是環在無患的肩上。
  
  但是月漩渦也覺得右邊有點暖,因為被簫中劍摟過的金無患緊緊捱著他。
  
  「你們都是……」
  
  簫中劍將臉埋藏在月漩渦與冷醉的肩側,沒有任何人可以看到簫中劍的表情,但是簫中劍低沉、且有些顫抖的嗓音,卻無比清晰地傳入四個人的耳裡。
  
  「都是我的寶貝弟弟……」
  
  將臉埋藏起的簫中劍看不到月漩渦輕勾脣角,看不到月漩渦那一抹笑,簫中劍所知道的,是月漩渦正將額抵上他的肩,那是他深切懷念的,許久不見的溫暖。
  
  然而那份溫暖卻在轉瞬間被抽離。
  
  月漩渦與冷醉,同時推開了簫中劍。
  
  簫中劍的臉上出現了無法掩飾的驚慌,所幸月漩渦放柔的神情與冷醉溫和的笑容即時安撫了他的惶恐不安。
  
  「恭禧過關──」月漩渦與冷醉合聲道:
  
  「作為獎賞──」
  
  月漩渦與冷醉各自退開了一大步,從兩人分開的身影中出現的,是落坐在地上的冷灩,再後面則站著正打著呵欠的貓大人。
  
  「──你、我、這、你們?」
  
  簫中劍、簫中劍,終於完全喪失言語能力,呆楞許久。
  
  呆楞許久。
  
  呆楞許久。
  
  呆楞許久……
  
  「……笨小孩,你到底要不要扶冷灩起來ㄤㄤ?」貓大人翻了個白眼。
  
  簫中劍微咳了聲,偏白的冰冷俊容明顯染上緋紅。
  
  「是簫中劍失禮。」
  
  再一躬身,簫中劍行了個騎士禮,朝冷灩遞出手。
  
  然而簫中劍這般優雅流暢的動作,在冷灩將手覆上他的後,卻又成了僵硬可笑的呆板動作。
  
  簫中劍在眾人哄鬧下,同手同腳地領著冷灩往戶外會場走去。
  
  「簫中劍為什麼走路同手同腳的?」宵納悶開口:「簫中劍為什麼變得更奇怪了?」
  
  「也不算更奇怪啦。」無患回道:「大概是太緊張。」
  
  「緊張?為什麼?」宵問:「那簫中劍還能和冷灩跳舞嗎?」
  
  「……應該勉強可以吧ㄤㄤ。」
  
  貓大人回答的語氣不怎麼肯定,而無患正在思忖該怎麼與宵解釋簫中劍的同手同腳。
  
  月漩渦注視著簫中劍離去的背影,冷醉拍了拍他的肩。
  
  「哈,怎麼?還是會寂寞?真沒辦法,那我來陪你吧。」
  
  「誰寂寞了!」月漩渦低吼,用力拍下冷醉的手。
  
  也許,簫中劍不再是他一個人的哥哥,然而與此同時,這也代表他有了其他的兄弟。三個好兄弟。
  
  月漩渦已釋懷,但是冷醉還賴在他的肩頭上。
  
  「冷醉,你夠了沒──」
  
  雙手併用,月漩渦抓著冷醉雙肩硬把他扳開。
  
  「呃……」
  
  月漩渦,得到了一個滿臉淚痕的冷醉。
  
  「可是我寂寞啊,嗚嗚,我的冷灩姊啦~」
  
  說完,冷醉又要趴回月漩渦肩上哭,月漩渦及時再伸手擋住!
  
   「知道啦、知道啦!我陪你!我陪你就是了!拜託你不要哭!!」
  
  
  於是四個人與一隻貓相互倍伴,打算去其他地方倒數跨年。
  
  「去哪裡都好,本貓才不想留下來當電燈泡ㄤㄤ。」
  
  「如果這樣簫中劍比較好的話,我倒也不反對。」無患拿過紙筆,正打算將等會的去向告訴正在外頭會場的簫中劍。
  
  「如果是小咕也能去的地方的話。」宵說。
  
  「那我們向屈老打包點吃的,去附近的山上吧,這樣的話我們還是可以看到屈老的煙火喔。」冷醉翻倒背包,把包裡的東西全數倒吃,準備裝滿食物往山上前進。
  
  「好是好,但怎樣去?我們之中只有簫中劍和冷灩會開車吧……」月漩渦問。
  
  月漩渦,未成年,只有機車駕照。
  
  冷醉,剛成年,但只有機車駕照。
  
  金無患,未成年,沒有任何駕照。
  
  宵,未成年,沒有任何駕照。
  
  貓大人,成年很久,但理所當然的沒有任何駕照。
  
  四個人一隻貓,我看看你,你看看我,無言以對。
  
  「那是貓嗎?」
  
  突然切入的童音,取得眾人注意。
  
  吞佛童子牽著朱厭,朱厭用力看著貓大人。
  
  「啊。」月漩渦像想到什麼。
  
  「發現會開車的成年人!」冷醉擊掌。
  
  「唔。」無患開始寫字條給簫中劍。
  
  「吞佛童子,你有空嗎?」宵也聽懂月漩渦與冷醉的意思。
  
  「啊--」只有貓大人在哀嚎:「鬍子、鬍子,紅小孩不要再抓了好痛痛痛ㄤㄤ──」
  
  「這樣的人數,看來去借休旅車會比較好。」無患提議。
  
  因為朱厭已經坐在貓大人的肩上玩著貓大人的臉,吞佛童子只得順勢去借輛休旅車當運將兼保護人送少年們(還有一隻貓)上山。
  
  其他的少年們也仿效冷醉清背包放食物。
  
  「走啦~我們跨年去!」
  
  冷醉高呼著率先跑出,眾人相視一笑,也接連跟上。
  
  今年的最終日,與明年的最初日,儘管天氣寒冷,心卻是暖著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