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袋戲衍生】疾走 01

【布袋戲衍生】疾走 01
  
【劇透程度】僅使用基本人物設定,獨立世界觀。
  
【其他注意事項】不負責系列

【其他備註事項】小電好像被俺玩得有點問題,要花時間弄,這個就也先切一切貼上來吧(汗)

疾走 01

  當第一隻賽鴿抵達終點,解說的激昂情緒透過螢幕傳出時,沙發上的紅髮男子與灰髮男子也跟著發聲,只差在一個是笑一個是惱。
  
  「是我賭贏了,聖蹤,你可得願賭服輸,我在這的私務支出全面七折啊。」
  
  「嘖,異度的大當家居然這樣錙銖必較的。」
  
  聖蹤起身,擺擺手,更以氣聲發出了類似「去、去」的字音。銀鍠朱武不以為意地聳肩,攤手笑道:「我現在是朱聞,玩的是私房錢耶,不小氣怎麼行?嘿,簫兄,別說我不夠朋友,你等等想做啥?看是要喝酒什麼都好,我請你吧。」
  
  「喂!想讓我賠死啊!」聖蹤回頭抗議。
  
  銀鍠朱武──現在是朱聞蒼日,以指輕敲額頭,一臉困擾:「唉,月都的大當家呢,居然這樣錙銖必較的。」
  
  「銀鍠朱──!」電話正巧響起,聖蹤只得收起開罵衝動,轉回慣有的溫文嗓音:「蹤,哪位?」
  
  簫中劍本就未加入賭局,在朱聞百無聊賴地切換頻道隨口與聖蹤打賭時,他便將大半注意力回到手裡書籍。而聖蹤聽講電話的現在,閒閒無聊的朱聞便又擠了上去。
  
  「走啦,這也算是實地考察,況且公務差不多都有循進度嘛──」
  
  簫中劍嘆氣:「才第二天,朱聞,才第二天下午你便浮躁至此,行程還有五天,我真不敢想像你接下來會如何度日。」
  
  朱聞面上笑意全失,凍結似的死灰。
  
  原以為只要避開關鍵詞,便能避免打擊到朱聞,真是大錯特錯。簫中劍沉默地瞪著天花板許久,終是垂頭嘆息:「知道了知道了,你想作什麼我陪你就是──」
  
  朱聞這才勉強從凍結狀態活化過來,他試著扯出笑意,卻笑得不甚好看。簫中劍本欲安慰幾句,另一隻手從後搭上朱聞的肩。
  
  「先別走。月傳來消息,九禍夫人正透過中心確認議程。」聖蹤晃了晃手機:「──或許是在確認銀鍠朱武有沒有閒暇接聽電話之類的?」
  
  「有空!有空!我非常有空!」
  
  如果要聖蹤與簫中劍用最簡單的話語來形容眼前人的瞬間變化,那他們大概會抽著嘴筋回答說:「就像是把灰白色的冷凍魚放到高速解凍退冰盤上那樣急驟回復鮮紅色澤,其生命力之旺盛,稱為死魚復生亦不為過。」
  
  稍後的第二通電話並未轉接自九禍本人,仍是月所傳來的消息──九禍正在連線辦理入境手續,預計今晚抵達月都。
  
  「九禍是以私人名義申請入境,月亦會以私人名義前往迎接。」
  
  「會是有什麼非得親身前來的變故?」
  
  雖僅見過幾次面,但九禍給蕭中劍的印象是冷靜睿智的──僅管朱武本人似乎已經認定九禍的到來純為探望辛苦工作的他。
  
  「不清楚,月說沒什麼特別端倪。雖說不大可能僅只為了探班,但就算情況有所變化,妻子見丈夫是天經地義,倒也是個好的煙幕彈。畢竟由銀鍠朱武本人在月都進行長達七日的洽商實在過久,算上在公務之餘攜家帶眷遊玩的假期該會更加可信。」
  
  「哈哈,聖蹤,你可終於說了句合你『聖者』稱號的話啦!」
  
  姑且不論這話究竟是褒是貶,朱聞容光煥發的程度已讓同室的另二人頗想將其驅之別室。
  
  眾人雖不解九禍突然的行動,但朱聞不打算致電九禍作任何確認,他決定將九禍的到來視作她給予的意外驚喜,獨立沉浸在幸福的小世界裡。甚至哼著小曲,回辦公桌前著手本已預定明日才要處理的事務。
  
  雖然朱聞臉上的笑容著實有些刺目,哼的曲兒也有點吵,簫中劍仍是寬心許多,至少他不需花費心思忖度該如何陪同朱聞解悶。於是他踱進廚房,悠閒地為三人沖泡咖啡。待簫中劍將咖啡端出時,第三通電話也適時響起,不過鈴聲來源是簫中劍的手機。
  
  來電顯示是冷醉。然而接通後,不待簫中劍「喂」字發聲完,便強行將之打斷的銳氣嗓音屬於月漩渦。
  
  「我警告你,我先警告你!我打電話絕對不是擔心你被牽連是吞佛他要我幫忙通知一聲我才勉為其難打來的絕對絕對不是我要找你你聽懂了吧!」
  
  聽著對方因為一口氣講太多話──三弟向來不愛說話──而喘息不已,簫中劍低低笑了開來,隱約可以聽到彼端的冷醉更為姿意地大笑著。不過月漩渦顯然只會惱他,針對他的咒罵聲從話筒裡接連傳出。
  
  簫中劍閉目,專心聆聽月漩渦低聲惡語。
  
  也許是過去月漩渦與冷醉的離去讓他太過寂寞,才會連這般辛辣的怒言也不願錯過。想到現在臉上的表情也許與朱聞在談起九禍時的有些相像,簫中劍忍不住又笑出聲,果不其然又惹來月漩渦一頓臭罵,讓他更想笑,也加添了朱聞揶揄的眼神與聖蹤打量的注目。
  
  因為簫中劍也過度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所以當與月漩渦的對話被導回正題時,便不自覺地以十分平和悠閒的口氣覆誦:
  
  「……螣邪被二一,所以九禍很生氣地要找朱武算帳?」
  
  當朱聞把口裡的咖啡往聖蹤所在位置噴去,而聖蹤直覺以手邊文件阻擋並低叫出聲後,簫中劍才查覺自己方才轉述了什麼。
  
  如果要聖蹤與簫中劍用最簡單的話語來形容眼前人的瞬間變化,那他們大概會抽著嘴筋回答說:
  
  「呃──就像被急速冷凍的食材?」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