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袋戲衍生】疾走 02

【布袋戲衍生】疾走 02
  
【劇透程度】僅使用基本人物設定,獨立世界觀。
  
【其他注意事項】不負責系列

疾走 02
  
  室內颳起了名為銀鍠朱武的狂風暴雨。
  
  文件如雨傾盆,頃刻間便淹沒桌案地面,事務機仍不斷地接收傳真列印文件,吐出紙片織就的瀑布加助災情,機械的運轉聲交雜著電話鈴響,刺耳若雷鳴,使人情緒更加緊繃。
  
  「聖蹤!你家事務機該換了,又吵又慢!」
  
  從簫中劍手中抓過猶是溫熱的紙本,朱聞頭也不抬地大發牢騷。
  
  「哪裡又吵又慢了!明明就是你的用法有問題!也不看看這裡有幾台機器在運作!還有你的電話!自己電話自己接!」
  
  聖蹤頓時停下送紙動作,反脣相稽,如果不是簫中劍即刻取走他手上的列印用紙裝進事務機的紙匣內,只怕那厚達二百張的紙磚頭已經朝那剛接起電話在講的朱聞招呼去。
  
  「你這傢伙用那邊的行動機就夠了!黑白三十彩色十!低噪音四十分貝!給你操在這種莫名其妙的事我還覺得太好!」
  
  不知又從哪搬出一台事務機,聖蹤手快腳快,直接放到朱聞唾手可得的位置,擺明是要朱聞自己動手接收處理。不理會握著話筒的朱聞眼底明示的抗議,聖蹤快速設置妥當後,逕自回到打朱聞突然發瘋似地陷入狂亂工作模式時,便開始運作的事務機前。聖蹤輕觸機殼,如預想中已頗有熱度,機械青灰色的冷光映著微瞇的眼,慣常溫和的面貌竟隱約透出森寒肅冷。
  
  「很不錯的機種。」簫中劍壓平整好方才進紙時卸下的外包裝紙,打算連同其餘廢棄文件一同送進碎紙機裡。「這款的機能是當下最高階,而系列機我陪著宵在上個月的展示會看過幾台,青灰的冷光是系列主要特色,因以時尚新穎兼具沉穩內斂為設計訴求,僅製作素白鏡面與霧面鐵灰二種主色。」
  
  簫中劍將手中紙類在桌上立平,接連發出「唰唰」的聲響。
  
  「真的是相當漂亮的黑色鋼琴漆面烤漆,特別訂製的?」簫中劍定定瞧著聖蹤,一抹若有以無的微笑。「看到實機我才明白為什麼使用霧面鐵灰,畢竟這般優雅沉穩卻難掩的狂傲著實不適作為商務機種,看著它,竟讓我想起前些日子認識的一位朋友,原來這青灰的冷然是這樣像他的眼瞳。」
  
  聖蹤稍偏過臉看了簫中劍一眼,旋即回眸凝視事務機,因已自動進入待機模式,只餘下電源指示與連接中的USB訊號燈綻著青灰冷光。
  
  「……也許正是為你口中的朋友而訂製的禮物。」
  
  燈號閃爍,兩聲單音提示後,事務機自動接收傳真,顯示進度的橫軸光棒像是青灰色的流星劃過聖蹤臉龐。
  
  「廠商前天才送達,而我沒想到他接下的麻煩會比他先到。」聖蹤取出傳真文件,意興闌珊地與LCD上顯示的資訊核對檢閱,確認後便轉身欲將文件交予朱聞。話機仍附在朱聞耳上,然而主機上的保留燈號正明示朱聞並未與之交談,而是在聆聽聖蹤與簫中劍的對談。
  
  朱聞伸手取過文件,順勢接回通話:「任沉浮,先暫停那裡所有對我的傳真。」
  
  聖蹤回過頭,看到簫中劍正拔出隨身硬碟,於是頗不自在地擠臉耙髮,咕嚷叫道:「用都用了,沒差啦!」
  
  擺手示意不用在意,聖蹤語氣有些懊惱。
  
  「這裡本來就是劃給尋和劍子對外使用的,自然也會提供給相關人等。況且……」聖蹤騷著臉頰,目光有些遊離:「那台特訂機,我其實訂了五台,本想各別放在尋在月都裡的常駐場所……」
  
  朱聞搖頭,語氣又回歸輕浮:「啐、害我心虛了一下。放那種殺氣出來,我還以為犯了啥不可挽回的過錯咧。」
  
  聖蹤即刻冷目回瞪。「那麼敢問朱皇,若是特地送給夫人的禮物被別人逕自拆了拿去用,那人還很不適相地抱怨連連──」
  
  「砍了他。」
  
  不等聖蹤說完,朱聞厲聲回答,而後沉默降臨,直至簫中劍刻意非常的乾咳打破無聲,聖蹤投以朱聞鄙夷的一眼後背身離去,朱聞才總算有所動作。
  
  「喂──任沉浮──睡著了嗎?不,你睡著了,剛剛聽到的都是夢話。清醒了嗎?定案了嗎?順便把輸出檔傳過來──」
  
  一秒、二秒、三秒、四秒、五秒──
  
  「聖蹤,你家網路很慢耶?」
  
  一盒以紙砌成的磚磈頓時出現在聖蹤雙手上,只是在高舉預備投擲的瞬間便被更加手長腳長的簫中劍迅捷抄去。
  
  「我想,在尋先生的辦公室開殺或許不大好。」
  
  「是不好──」
  
  見簫中劍不急不徐地將可充作兇器的列印紙歸位整理,聖蹤只得沒好氣地坐下,順手從沙發上抽過一個白黑相間的抱枕正想槌打,便瞥見朱聞朝他大力搧著張寫有「Sorry!」的紙,一股氣更不知該往哪裡發作,只好胡亂擰扭著無辜的抱枕。
  
  「……我是沒見過九禍,但她不像是那種因為朱聞提早把事務處理完就會心情好轉被唬弄過去的人,朱聞甚至連根本不需要親自處理的雜務都一手攬下。」
  
  聖蹤望著另一台自動接收的傳真機開始列印文件,某個念頭成形的瞬間他不禁又翻了個白眼。
  
  「因為完善結束的越多,閒暇越多,他越有可能與九禍共處甚或同遊月都?」
  
  「恐怕真是如此。」
  
  把頭枕上椅背,聖蹤無言以對,簫中劍煮咖啡的身影實在是悠閒到有些過份。
  
  「再來杯咖啡?」
  
  「我等會自己倒就行了。」
  
  將咖啡壺與自己的杯子留下,簫中劍前去點收傳真,連同咖啡一併交予朱聞:「今日會場上的問卷統計。還有,那邊時間也差不多了。」
  
  「啊呀,簫兄,多謝你的提醒。」
  
  取出手機撥號,朱聞眼觀文件,耳聽手機,啜了口咖啡後仍未作聲,顯示通話的另一端遲未接通。朱聞面色未改,將手機切為擴音模式並開啟自動重播後便隨意擱在桌上,埋頭繼續工作。
  
  「聖蹤,借我人手,加班費算我頭上。」
  
  「給誰?異度的朱皇還是你?警戒度?」
  
  聖蹤從沙發中坐直,伸手自掛在椅背上的外套口袋取出微型電腦。
  
  「不需要警戒,異度的大王只是想重設展場,換個方向,從與月都的商業分配──」
  
  「喂?老爸?」
  
  桌上的手機終於接通,語調之平常,像是方才連還奪命叩的對象不是他。
  
  朱聞取過手機,以手勢示意聖蹤與簫中劍先行休息無妨,停下手邊事務與兒子對話:「螣邪,聽說你有被二一的危險?為什麼?我之前怎麼和你說的?啥?三二?叫你不要被三二不表示就可以被二一呀──」
  
  父子的對話漸轉為相互推委,聖蹤索性效法簫中劍,悠哉啜飲咖啡。朱聞重咳幾聲,驟下結論:
  
  「總之怎麼樣都好!你要是敢被二一的話,我就收吞佛和簫中劍當乾兒子,讓赦生叫他們『大哥』,你聽清楚了嗎!」
  
  「噗」的一聲,又有人嗆咳噴出咖啡。
  
  看向沙發的朱聞一臉不解,簫中劍仍是一派悠哉地抽過面紙協助清理,聖蹤則是懊惱地看著染上咖啡漬的白色抱枕。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