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鍊衍生】今昔往昔

【鋼鍊衍生】今昔往昔
【劇透程度】霍克愛父親線。
【配對取向】RR。
【其他注意事項】夢改編,我承認是我做的夢不是ROY做的夢。實際上RR相遇的年紀應當沒那樣小,不過我夢到的是小女孩就這樣啦。雖然鋼鍊沒有白色情人節,不過我想應景寫一下不是情人節的不是情人文(啥?)



【鋼鍊衍生】今昔往昔

  他夢見那個小女孩,好久不見的小女孩。
  
  她有些生怯地湊近,凝望他的晶亮瞳眸裡藏有小小的期盼。羅伊拒絕不了那樣的眼神,只得埋首書本,佯作什麼也沒看見。
  
  她是荒涼大宅裡最純淨的晨曦,每當她穿梭過頹圮石塊、在古舊的門扉老物間隱去身姿時,他總以為他瞥見傳說中的精靈,她像那些移居世外的生物那般典雅、沉靜,卻透著一絲被遺落的寂寞。
  
  要這樣的女孩主動親近你並不容易,若和她攀關係,告訴她「我是你爸爸的學生,不是什麼路上隨便來的奇怪大哥哥──」只會增加她的戒心。你得慢慢拉近距離,像是適時攔截她手上半人高的大紙袋,或是在窗邊瞥見她要出門採買用品時迅速衝到大門胡謅藉口順路陪她,之後之後的某一天,當她需要幫忙時才能自然地開口詢問你是否有空。
  
  當你救出卡住的小狗,她會掂起腳尖輕柔地替你拂去塵土;當你沿街找到飼主、歸還小狗時,她的小手會悄然伸出握住你的袖口;她的每一個舉動都會讓你確信眼前這個漾笑如花的女孩兒是每個同齡男性都夢寐以求的鄰家小妹妹──只要你能通夠她的隱世父親的考驗。
  
  她看著你、信賴你,而你會永遠守護她。
  
  ──原本應該是要這樣的。
  
  羅伊‧馬斯坦古永遠都為那天改變他們命運的決定痛心疾首。
  
  他苦思老師給的難題,少年的自負心讓他想趕在指定日前得出結論,索性把自己丟進書庫澈夜找尋線索,直至一疊倒塌的書如骨牌連鎖幾將整間房置在地上的書卷放倒後,訝異的他才注意到房裡多出了個小女孩。
  
  那個說好了要陪她玩的小女孩。有點太拘謹的小女孩。好不容易才開始依賴他的小女孩。
  
  她慌忙地道歉,輕手輕腳地收拾一地混亂。
  
  他制止她,告訴她,他才為這些天的疏離感到抱歉。他猜想女孩可能有點寂寞,可能只是想找個人說點話,也可能是想找個人去樓頂看星星。儘管他想牽起她的手,用最柔軟的聲音告訴她「你想做什麼我們就做什麼。」,他卻在清理得差不多時繼續捧起書卷,少年老成地說:
  
  「對不起,莉莎,現在不行──」
  
  太懂事的她體貼地點頭,沒發出多少聲音便退了出去。當她閃爍著光芒的金髮消失在黑暗裡,他真的後悔沒多陪她一會。
  
  於是他發了瘋似地找尋正解,花費的時間甚至比自己預期的還要少,其餘作業亦一併提早處理完成。他睜著紅腫的雙眼,腳步虛浮地找遍整座宅院,最後才在那晚的書庫角落找到正在看書的小女孩。
  
  他把手伸向她,軟聲說道:「走吧,莉莎,我們去玩。」
  
  小女孩紅金色的瞳孔牢牢鎖著他,緩慢地搖了搖頭。
  
  「對不起,現在不行。」
  
  「什麼?」
  
  「不要偷懶比較好。」
  
  無視他的錯愕,女孩把視線移回,偌大的書庫裡只餘下女孩翻動書頁的聲音。
  
  他砰地一聲用力落坐在女孩身旁,氣悶得想將所知的鬼故事盡數吐出,最好嚇得女孩縮在他身旁握著他的手臂窸窣顫抖。偏他就捨不得真嚇壞她。他滿腹牢騷,不知不覺地睡著了,就像現在一樣。
  
  「我睡著了。」他說。
  
  他的副官默不作聲,僅僅頷首示意。
  
  「還做了讓我搥心頓足,恨不得跳上去掐住我自己的脖子大力搖晃掄去撞壁的夢。」他單手覆臉,好不懊惱的神態勉強換得副官疑惑的輕喃。
  
  「我去為您泡杯醒腦的咖啡,大佐。」
  
  「不用啦。」
  
  副官仍然恭謹地退下,他煩躁地以雙手耙亂頭髮。
  
  他要早知道女孩從那之後就不曾再央求他的陪伴的話,就算老師就在他面前,他也會緊緊握住女孩的手,說:「好,我們等等就去。」
  
  這樣的話、這樣的話,那個親人又有點羞怯的可愛小女孩是不是就不會變成這般冷然嚴厲的副官?他親愛的美麗副官什麼都好,就只是有那麼一點太過嚴厲了。若非如此,她必然是任何人都想要的有能副官。
  
  有時候他真有點想念那個拽著他袖口的小女孩,他甚至懷疑那個小女孩是否只是幻夢虛像,從不曾真正存在過?
  
  副官將咖啡端至,又不知從哪抱來一大疊公文,冷面無情地往他桌上放。他毫不掩飾地將心底的血淚化作哀嚎。
  
  「所以我才說不要偷懶比較好。」
  
  副官嘆息,著手將那疊增生的文件分成兩類。他正想張口說些什麼,副官已接話解釋:
  
  「已經在您熟睡期間區分好了。急件,另邊是明日三時前上呈即可的。」
  
  他簡單道謝,率先抓過急件準備批閱,但隔壁那疊公件山仍是礙眼得緊。「這個,麻煩鎖進文件櫃,我明天再弄。」
  
  「容我提醒您,大佐。您若能趕在明日十點前處理完它們,那您將能從明日正午即開始您後天的假期。而我認為加班一小時或二小時對剛睡醒的您來說沒有太大差別。」」
  
  副官不帶感情地陳述完,目光越過辦公桌,停駐在窗外。
  
  「您近日精神不甚好。」
  
  他順著副官的視線望去,星光燦然如那夜他在女孩腿上醒來時,女孩凝視的那片天空。他站起身,挨近副官,在她耳畔輕聲應許:
  
  「我會如時處理完放大假去的,別擔心。一切都很好。」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