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檔案衍生】生日

【X檔案衍生】生日
【劇透程度】涉及417、418。
【其他附註事項】不是本來要寫的那篇,算是臨時硬寫出來的短文。給潘卓。然後我才能再寫其他的。還有,我發現,用穆德的角度去寫的話,沒辦法對他吐嘈「你才是那個最會搞失蹤的人啦!」。哎。

X檔案衍生 – 生日

  黛娜‧凱瑟琳‧史卡利探員突然失蹤的能力絕對是出類拔萃。
  
  穆德環視空盪盪的辦公室,不敢置信史卡利就這樣消失了。
  
  不不不,冷靜點。穆德直接用手上的檔案夾拍向自己腦袋。十秒前,下班的標準時間,他轉身要將文件丟進檔案櫃時確實聽見史卡利拋來一句「先離開了。」,他聞聲回頭,陰暗地下室裡只餘下他一人,連「等等」都來不及說。
  
  探出頭,走廊亦是空無人跡。穆德毫不意外。別抱著「一個嬌小的女人能跑多快?」的心態而小看史卡利的行動力,他現在追上去也未必能逮到她。
  
  幸好他知道能在哪裡找到史卡利。
  
  穆德獨自將文件歸檔,清理桌面,抓起無用的塗鴉揉成球往垃圾筒砸去後,他盯著整齊的辦公桌,百無聊賴地拈起自己的名牌把玩。
  
  不是煩躁,亦非不安或恐懼。穆德很討厭這種難以闡明的憋悶感。他放倒名牌,抓起外套大步離開他陰暗的小房間。
  
  明明是她的生日,穆德卻不知道該做什麼才能讓她開心。
  
  去年的今天他給了史卡利一個驚喜,穆德從她瞳裡流轉的光輝感受到她的喜悅。那讓他很快樂,真的。
  
  但今天他無法再籌劃任何慶祝活動。
  
  穆德推開酒館大門,他花了點時間才找到他的搭擋,因為一個彪形大漢遮住了史卡利。都坐到那麼冷僻的位置了,怎麼還有這種不識趣的雄性生物硬要打擾?他疾步上前,展臂阻在中間。
  
  「她說了她在等人,你是真聾還是裝聾?」
  
  那隻巨型蒼蠅仍在喋喋不休,他厭煩地亮出證件,排除騷擾的不良分子絕非濫用職權。結果證明這確實是最和平快速的解決手段。
  
  穆德吁了口氣,招手喚來酒保,拉開史卡利身旁的椅子就座。史卡利凝視著他,他聳肩回答她沒出口的問題:
  
  「若我說是碰巧,你相信嗎?」穆德決定無視史卡利懷疑的眼神。
  
  與他有些交情的酒保迎面走來,持酒的姿勢穩重得像在持托遺物。酒保對他們展露瓶身,再度將酒埋進層層冰塊裡。
  
  「這是那晚他喝的,女士。我猜您要是不指定的話,他會先行請你試喝這一款。」
  
  酒保轉向穆德點單,像是早猜到他呈上的那瓶酒不會被開封。「先生需要什麼?老樣子?」
  
  「老樣子。」他回答,接著是一片沉默。穆德捺不住,先行開口:「別告訴我你不知道一個人在酒館等是會被怪人搭訕的。」
  
  「……像你一樣的?」
  
  「我是專程來等待的鬼魅穆德。」
  
  他瞥見史卡利脣畔極淡的笑。這讓他好過多了。穆德把頭枕上椅背,在稍小的座椅上抒展身子。
  
  酒保猜對了,那瓶酒不會開,至少不會在這裡。
  
  他們會帶著那瓶酒,到那人沉睡的地方拔去塞子、反轉酒瓶,讓瓶中液體洩流盡出。那人得獨自把這瓶酒全數解決,這是對未赴約者的懲罰。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