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檔案衍生】依賴

【X檔案衍生】依賴
【劇透程度】使用510、512的梗。
【其他注意事項】不負責日常系列。MSR?



X檔案 – 依賴

  福克斯‧穆德以他的專業知識推斷他親愛的搭檔—黛娜‧凱瑟琳‧史卡利患有依賴禁斷症,且特別容易在他面前發病。
  
  史卡利將「依賴他」視為洪水猛獸,避之唯恐不及。
  
  依賴並非示弱,適時倚靠他這個長年朝夕共處的夥伴也是很重要的,有些事兩人分擔絕對比一人獨扛更好,穆德確信他有責任教會史卡利這一點。
  
  他當然不會蠢到去當著史卡利的面對她說:「嘿!黛娜,你可以試著再依賴我一點!」,雖然有好幾次他差點就這麼做了,但他知道這只會讓他倔強的夥伴更加執拗而已。根深蒂固的劣根性不好正面交鋒,神不知鬼不覺的潛移默化是最好最安全的方法──從微不足道的日常瑣事開始,循序漸進,日子久了黛娜自然會發現依賴他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事實上,他已經在著手進行了。
  
  穆德輕彈手指,本挾在指間旋轉的鋼珠筆便飛出撞地,足一挑、筆一跳,他穩當地接住,抽過廢紙隨意試劃,確定它已無法正常書寫。
  
  很好。他滿意地微笑,將那枝壯烈成仁的鋼珠筆蓋上筆蓋插回筆筒,再從抽屜裡取出鋼筆。他眼前是一份只差史卡利簽名就可交差的表單,而辦公室內已經沒有可用的原子筆了,不是筆蕊斷掉沒水就是筆頭鋼珠磨損──除了他手上這枝鋼筆。
  
  這下史卡利無論如何都得開口向他借筆了!
  
  穆德愉快地哼笑出聲,恰好與進門的史卡利打個正著,他迅速斂容,綻出一個沉穩有禮的微笑。「嗨,史卡利。」
  
  「……嗨。」她狐疑地打量他。
  
  穆德穩住微笑,拿起表單在她面前晃。「你忘了簽名。」
  
  「你心情好像不錯。」史卡利把提著的大紙袋放在桌旁,翻開皮夾抽了張薄紙片,可能是張收據。「我沒忘,會擱在那是因為單據還有些問題。」
  
  她拉開他對面的椅子就座,俐落地抽出報告書,將指間的紙片整進附件,複核,提筆簽名──但筆壞了。史卡利困惑地抬起頭,從她觸手可及之處抽過第二枝筆、第三枝筆……
  
  最後,她瞬也不瞬地凝視著他。
  
  快點快點快點!穆德臉上仍然掛著沉穩的微笑,內心卻是激昂澎湃。快點向我開口,史卡利!只是拿枝筆而已,很簡單的!
  
  史卡利輕聲歎氣,就在穆德以為她終於要開口拿他手上那枝筆時,她卻起身取過她的手提包,從中翻出鋼筆、拔開筆蓋簽名,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呵成。
  
  ……你這是犯規,史卡利!
  
  他懊惱地正想數落她何必捨在他手上這枝就在她眼前晃來晃去的鋼筆而大費周章地從她的包裡挖筆出來,史卡利卻搶先責難他了。
  
  「穆德,別因為無聊或想出氣就把公家財物射往天花板。」
  
  「我沒有!」是往地上丟!
  
  「是嗎?」史卡利虛應一聲,將那幾枝傷亡筆兵一字排開。穆德瞠目瞪著她再從手提包裡抽出捆筆蕊逐一換上。「錢算你頭上,我們送繳的單據已經太多了。」
  
  她頓了頓,看向她擱在地上的紙袋。
  
  「雖然補請了收據,不過這張應該會退回來。你該送去合作店的。」
  
  「什麼?」
  
  「我就知道你又忘了,我順路去了一趟。」她把紙袋推到他那兒。「你送洗的西裝,穆德,逾期到差點被拿去賣了。」
  
  「呃,謝謝。」他呆呆接過。「我就奇怪怎麼好像又少了套西裝。」
  
  「上禮拜我提醒你時你也是這樣回答我。」
  
  穆德眼神上飄到滿佈坑洞的天花板,一時間有點想不起來是在什麼時候聽她說過。
  
  「如果我沒記錯,那是在我把你家冰箱塞滿時對你說的。」
  
  「喔,是的,史卡利。你救了我的冰箱也救了我的胃。」他送給史卡利一個更大的微笑,試圖暖化她有些冷淡的語氣,可惜沒什麼效果。他索性倚桌托頤,安靜凝視她再度埋進文件堆裡。
  
  她抽出幾本檔案夾翻閱,撕下便箋標記,旋即闔起擱在一旁,這疊剛堆起的小山丘恰好遮住他的視線,穆德幾乎是反射性地起身剷半那座小山,卻不慎踢倒了紙袋,在他將檔案夾挾在肘間收穩時,史卡利已傾身將紙袋扶正,從容自若地回到她的小紙山裡。
  
  某個天馬行空的臆度在他再度觀察史卡利時竄上腦海,他邊思考可能性邊無意識地輕叩檔案夾,史卡利瞥來一眼,他立時回她一個示意「沒事」的微笑。
  
  嗯,沒什麼事。除了福克斯‧穆德在實行「史卡利改造計劃」途中察覺自己可能罹患「黛娜依存症」外,這個小房間裡沒有任何重大事故發生。
  
  穆德仍舊瞅著史卡利沉吟,她古怪地反覆瞥他幾眼,終是放下筆,把頭完整抬起來,雙手交疊,正經八百地回望他。
  
  「說吧,穆德,這次又是什麼?」
  
  又是什麼?真的沒什麼,除了某個對他人生有重大影響的病原體就坐在他面前與他對視外,一切都好。他瞅她瞅得更緊,在她的注視下輕輕點頭。沒關係,這個病症可以不用治療。
  
  「……我說史卡利,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飯?」
  
  「你忘了帶錢包?」
  
  他啼笑皆非地從椅背掛著的大衣袋口裡掏出皮夾,像變戲法般以雙手花俏拋接,而後攤開夾層,在她眼前拈起鈔票。真貨,絕無作假。
  
  「我的錢包說它想為你扁掉,以茲感謝你屢次保衛它的肚子。」
  
  史卡利有些興味地挑了挑眉。「餐廳由我指定?」
  
  「當然。」
  
  他無比誠摯的邀請終獲她的首肯,他拈起一枝重回戰場的原子筆在指間反轉,輕鬆自在地翻閱檔案。
  
  「每回你轉筆玩的時候,我總忍不住懷疑那些原子筆是被你轉壞的。」
  
  他心頭一跳,錯手把筆摔到地上,發出清脆的擊地聲。他彎腰撿起筆,尷尬地迎上她凌厲的目光──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