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檔案衍生】鏡中的嘉年華會 01-2

【X檔案衍生】鏡中的嘉年華會 01-2
【劇透程度】獨立世界觀,請自行斟酌閱讀。
【其他注意事項】故事正式開始到午夜零時為不負責系列。MSR。
【其他附註事項】破壞狐狸先生形象是我寫衍生的樂趣,但這部根本是在毀史卡利的形象啊!(淚)
【後記】雖然爆肝但還是沒補完。嗚。下一篇應該可以讓氣氛輕鬆點了。



  
X檔案 – 鏡中的嘉年華會 01-2

  
  找尋真相的路途艱險非常,史基納既欣賞他們毅然前行,也為他們的處境憂心忡忡。
  
  史基納先讓他掛心的那組探員進入辦公室,在助理桌上留了張便條以防萬一,他反手帶上門,正好瞥見史卡利放下百葉窗,她背對穆德,難掩疲倦地悄悄打了個呵欠;穆德迎面走來,張口急欲說些什麼卻又無聲吞回,咬著下脣,苦惱萬分。
  
  史基納靜候穆德平復心情。
  
  他也沒特別去看史卡利,料想她心情可能同樣不甚穩定。史基納直覺他們都受到了某種打擊。
  
  「趁快解決掉比較好。」
  
  史基納看向史卡利,思忖她所言何意,她隨即伸指比了比他擱在辦公桌上的紙袋。「冷了不好吃。」
  
  像是要化解凝滯氣氛,或是想撥予穆德沉思空間,史卡利拋來一句不合時宜卻頗有用的建言。史基納依言掏開那堆紙袋,炸物香味頓時滿溢鼻間,但他心有所懸,不是很有胃口。他意興闌珊地翻出薯條嚼著,無意間再度和史卡利的視線打個正著──不對,史卡利沒對上他的目光。
  
  她在看什麼?
  
  史基納循目望去,眼前是一堆油炸食物小山。他回頭、看史卡利、重新對焦,還是那堆食物。
  
  ……不會吧?史基納覺得她在意的應該是同擱在桌上的報告書之類的。就在他想再看一次史卡利的時候,穆德已以迅雷不及的速度將她壓坐在沙發上。
  
  「先坐著休息,坐好!」穆德語氣聽來有些緊張,讓史基納懷疑史卡利是不是受了傷,「先解決這事,搞清楚後看你想吃什麼我都去買。」
  
  ……天吶,她真的餓了?
  
  史基納往炸物堆掃了一眼,正欲打算問她要不要吃點什麼,卻見史卡利微一偏頭,漾起一個微笑,眉梢眼眸都帶著柔軟的笑意,她輕撫穆德臉頰。
  
  「你太過緊張了。」
  
  穆德確實很緊繃,史基納還不曾見過史卡利這般軟聲安撫穆德。雖然他不是要被戒備的人物,但他的辦公室應該算是所謂的公開場合才對,不過現在是密閉空間倒也沒錯。史基納自行決定只留下漢堡裹腹,他把其餘食物塞回紙袋裡,故意發出聲響,裝作什麼也沒看到,動作自然地把東西放到史卡利面前的茶几上。
  
  「謝謝,長官。稍候我會下去買回來還你。」
  
  「不用了,儘快把它們解決掉就是幫了我大忙。」
  
  史卡利坦率接受他的贈餐,這有點奇怪,史基納本以為得倚仗穆德才能讓她動手把食物吞下肚,但在他的辦公室吃他的午餐並非什麼踰矩行為,史卡利有時真的太過律己,這未嘗不是個好現象。
  
  然他似乎聽見穆德嘆息。
  
  他回眸看穆德,穆德早已側過身子站到一旁,但雙眼仍然瞅著史卡利,他先行落座在穆德對面,穆德亦隨後坐下。
  
  「長官……」仍存疑慮。
  
  「說吧,到底發生什麼事?」
  
  「……我,」穆德雙掌扣得死緊,沉默許久,終是放棄似地閉上眼睛,把臉埋進泛白的指節後。「我不知道,長官,這很難置信,但我真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我們不記得了。」
  
  「──不記得?」他驚道。
  
  穆德頹然抬眸,正眼對他點頭。
  
  「你們是又碰上那群吸血鬼嗎?又被下藥?所以你們才需要我核發正式許可?那藥物檢驗結果呢?」他一連丟出好幾個問題,跟著緊張起來了,他告誡自己鎮定。「慢點,我們一件一件來,先說化驗結果。」
  
  「在當地與本部都有送驗,分析報告還沒送來,但我想不會有特別的──要是能驗出什麼迷幻藥成份倒好。」穆德聳肩示意先別管那些報告。「我不知道我們碰上什麼,遞交假單到今早醒來的數日記憶都沒有了。」
  
  「別告訴我你們從走出這扇門後就開始失憶。」史基納心中早有答案,他只是……只是同穆德一樣不想面對。如果這是真的,他只能祈禱情況別比有三百隻不畏日光的吸血鬼滿街跑更棘手。「接下來就是今天早上?你們到底是幹什麼去搞成這樣?」
  
  穆德回他一個慘澹的笑容。「那正是我想問你的,長官。」
  
  「什麼!」史基納不敢置信。
  
  「意思就是……我們想不起來去了哪裡、做了什麼,連為什麼要請假都不知道。送交檢體後我們就衝回地下室翻遍所有可能的檔案資料,毫無頭緒。所以我們才來找你。呃──長官,你有從我們這裡聽說什麼嗎?」
  
  穆德凝視他,宛如溺水者等待救援,史基納赫然明白他是他們的最後一根稻草。這個認知幾乎抽空他的氣力,怎會發生這種事?
  
  「你、你們──」他艱澀地開口,同樣無助。「從今早你們待的旅館位置應該可以推算出幾個地點吧?」
  
  「你問到重點了,長官。」
  
  那個精明的穆德在他發話時回來了,但只那麼一瞬,穆德旋即又陷入消沉難復的狀態,用手肘搡了史卡利一下。「你先醒的,說說你醒來時週遭的情況。」
  
  「嗯?」史卡利含糊應聲,眨了眨眼,她微帶困惑的模樣十分可愛,史基納卻深感不安。他說不上來那是什麼感覺,但真有點不對勁。
  
  「醒來的時候,嗯,你和我,我們兩個倒在床上,滿身髒汙,尤其是風衣外套,那大概只能報廢了。」她從容自在地敘述:「我不確定我們是自己睡倒的還是被人丟進去的,房內只有我倆的鞋印,沒有任何強行闖入和打鬥的跡象。現場最大的騷動大概是旅店老闆娘進房看到沾滿泥濘的床單發出的尖叫聲吧。」
  
  穆德抬手補充道:「入住時間是前日上午,我們應當是租車前往的,今早致電租車公司發現車輛在昨晚即已歸還。我認為有人駕車把我們丟回旅店,再將車駛到租車站歸還。很遺憾,這條線目前仍無所獲。」
  
  史基納摘下眼鏡,搓揉眉心。
  
  這太匪夷所思了,他最好的探員居然會落到這般荒謬的境地。他們到底去追尋什麼、又發生了什麼事?史基納長聲吁氣,將他僅知的零碎線索整理一番。
  
  「穆德探員,你記得兩天前致電給我要求延假的事嗎?」
  
  穆德委靡不振地搖頭。史基納戴回眼鏡,沉聲說出他唯一知悉的:
  
  「我所知甚少,泰半資料都取自你們事後提交的報告,只有一事例外,就是那通電話,穆德探員。」他停頓片刻,希望他提到的不會造成太大衝擊。
  
  「──願望,穆德,你說是為了成就一個願望,一個你和史卡利共同期許的心願。」
  
  穆德倏地轉頭凝視史卡利,史卡利亦回望穆德,她泛起笑,輕點頭。史基納宛如被打了劑強心針,他振起身子準備傾聽史卡利的見解,他有預感那會是破解這個案件的曙光。
  
  但他卻只看見史卡利將她吃了一半的雞塊送進穆德嘴裡。
  
  …………什麼?剛才是什麼?他看到什麼?他摘下眼鏡,火速擦拭,迅疾戴回,眨眼再看。
  
  眼前仍然是僵直的穆德與微笑的史卡利。
  
  「嘻。」
  
  近乎沉寂的靜謐中響起一聲嬌笑,史基納頓時頭皮發麻,他警戒地舉目環視,全無異狀,他極不甘願地將視線拉回到眼前的、現場唯一的女性。
  
  他又聽到那脆如銀鈴的輕笑聲,伴隨著史卡利如同少女純然的如花笑靨。
  
  「你們的表情好有趣,呵呵……」
  
  啪。有什麼東西掉了?史基納低頭,發現自己的眼鏡落在他的腳邊,他彎身拾起,竟有點不想把眼鏡戴妥。
  
  現在他能肯定、非常肯定,非常非常肯定史卡利探員不對勁!他想揪住穆德用力搖晃詰問他到底發生什麼事,但穆德受到的打擊顯然比他更大。
  
  穆德生硬轉回頭,板滯地咀嚼吞嚥嘴裡的半截雞塊,失了魂似的呢喃:「我不知道,長官,我不知道……我不認為這會是我想要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