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檔案衍生】鏡中的嘉年華會 01-3

【X檔案衍生】鏡中的嘉年華會 01-3
【劇透程度】獨立世界觀,請自行斟酌閱讀。
【其他注意事項】MSR。史基納夫婦。




  
X檔案衍生 -鏡中的嘉年華會 01-3

  
  史基納好幾次想開口叫他們停下來。
  
  偵辦X檔案絕非什麼好工作,太過親近黑暗的下場就是被黑暗吞沒,他極不願見穆德與史卡利遭此下場,像他們那樣正直的人應當要有光明美好的未來。
  
  史卡利不要緊吧?
  
  她純真卻反常的笑容化成濃重的陰霾壓在他心頭,那不是史卡利該有的樣子,她不對勁。他本想試著與她多談點話,詳加觀察她的應對以評估現今狀態,但穆德搶先拽起她,不由分說地逕自作結告退。
  
  通常是穆德的精神狀況較令他擔憂。事實上,他曾把穆德送進精神病房過,那次是由史卡利出面擔保才讓穆德重回崗位的,僅管史卡利遞呈的報告十分離奇,他仍是接受了。
  
  因為她是史卡利。
  
  她秉持公正客觀,以科學角度探討解釋那些所謂的「超常」案件,她的詮釋讓穆德的理論不至那麼荒誕離奇,對那些不甚理解穆德的人來說,她就像是穆德的對外窗口,她是穆德的信任狀,史基納甚至知道她對穆德的意義還不只如此。
  
  ──你千萬要平安無事,史卡利。
  
  他不敢想像失去史卡利後的穆德,那會是多大的悲傷痛楚?他甚至有穆德將就此墮進黑暗的恐怖錯覺。
  
  「……官……長官……沃特!」
  
  妻急促的聲音喚回史基納的意識,他看著妻子吁氣舒心,竟有種大夢初醒的恍惚感。
  
  「我怎麼了?睡著了?」他摘下眼鏡搓揉眼角。
  
  「如果你能睜著眼睛打瞌睡的話。」妻微笑,從他身旁走至辦公桌前,回到上司下屬應有的距離。「我拿咖啡過來時瞧見你的表情很恐怖,長官,發生什麼事了嗎?」
  
  「不,沒特別發生什麼事。」史基納凝視他的助理悠然將咖啡注往他杯裡,咖啡薰香漫進鼻間,這寥寥數分是他工作時最能愜心安穩的短暫小憩。方才那股焦慮不安的心情已經消失了,他甚至為自己的過度緊張感到好笑。「是有點狀況,但不是什麼危急的事態。」
  
  「喔?願聞其詳。」助理將咖啡遞予他,恬靜的笑容令他心靜不少。「當然,不踰越的話。」
  
  「我只是有些擔憂穆德探員與史卡利探員罷了,他們看來不是非常好。」
  
  「哎呀,那兩個人啊。」助理思忖了會,點頭。「這麼說來是有點奇怪呢……我猜是穆德探員惹史卡利探員不高興了。」
  
  史基納又啜口咖啡,嚥後才問:「你看到什麼了嗎?」
  
  「倒也不是什麼值得一提的發現……該說只是罕見的小事吧?我上任以來還沒見過穆德探員這樣勤快地到處跑呢。」助理苦笑著解釋:「像實驗室啦,總務處出納啦,就連警衛室也有,總覺得今天各部門都可以聽到或看到穆德探員的消息蹤跡呢;通常文書往返之類的事務是較常看到史卡利探員的。最奇怪的是──嗯,真的很奇怪,我在茶水間碰上了穆德探員。」
  
  「……穆德探員出現在茶水間會很奇怪嗎?」
  
  「很奇怪喔,因為他真的從來沒出現過啊,至少這幾年沒人見到他跑來這兒的茶水間,其他撞見的職員也很訝異呢。對了,他是來找我拿先前我和史卡利探員合買的咖啡粉的,我們專程去店裡挑揀請人磨過,畢竟有時候配發的即溶咖啡真的很難喝──」
  
  「即溶咖啡喝起來不都差不多嘛?」眼角掃到助理瞬間銳利化的目光,史基納趕忙補充道:「你沖泡的例外,所以我就想說為什麼你送來的咖啡特別好喝──」
  
  助理滿意地頷首。
  
  「我就知道你對咖啡的品味該比穆德探員好呢。我是不清楚穆德探員的喜好,不過他好像能接受那些不知道放了多久的黑咖啡──這真是令我訝異,他應該是那種無謂地抓起現有的即溶咖啡粉往下倒沖熱水的類型吧。但他剛在茶水間的動作還真細膩,奶精的用量也恰到好處,頗有幾分史卡利探員的影子,我想他一定是在為她沖咖啡。加上他獨個滿大樓跑來跑去的,我真覺得他惹史卡利探員生氣了;外頭已經有不少八卦到處傳,連送信件的也在講呢。」
  
  ……不,我想他會一手包辦所有事項的原因在於他不敢讓「那個」史卡利出來吧。史基納抽著嘴筋暗想。迄今他仍希望中午所見只是他午寐的一場異夢,然穆德反常的行為已經澈底粉碎他小小的心願了。
  
  「已經有流言飛文了嗎?」史基納頭痛地揉著額,離他們回返還不到兩小時,八卦就已經滿天飛了?而且這還只是「那個史卡利」被穆德藏在地下室的情況。
  
  助理輕笑幾聲,讓史基納聯想到正午時分那象徵失序開始的一笑。他真希望他的助理也在現場,那樣的話至少他還能自我欺騙一下。
  
  「你好像在為小孩苦惱的父親啊。」
  
  「……我才不想當他們老爸,一天一罐胃藥都不夠。」史基納悶道,而助理笑得更開懷了,他便再度啜起咖啡。
  
  「話說回來,我好像聞到炸雞之類的味道。」助理話鋒突轉,史基納沒來由打了個冷顫。「長官,你不會這麼不聽勸,趁我不在時去偷吃那些垃圾食物吧?」
  
  「當然不會,那是穆德探員與史卡利探員吃的。」史基納一口氣將餘下咖啡倒進嘴裡,左手放下馬克杯,右手推椅起身。「我去看看他們情況如何了。」
  
  史基納微笑,疾步衝了出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