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檔案衍生】鏡中的嘉年華會 01-4

【X檔案衍生】鏡中的嘉年華會 01-4
【劇透程度】獨立世界觀,請自行斟酌閱讀。
【其他注意事項】不負責系列。MSR。



X檔案衍生 – 鏡中的嘉年華會 01-4

  某些時候某些女人的美麗微笑不只讓你心醉神迷,更會讓你膽顫心驚,像被蛇盯上的青蛙一樣全無招架之力。你越是重視那個人,這個剋制效果也就越該死地有效。
  
  史基納即使心情低落,他高大的身軀依然挺直、步伐依然踏實──即便他不知道要走去哪裡。
  
  他親愛的妻怎麼可能不會發現他吃了漢堡呢?短時間他是回不去他的辦公室了。照理說他是該去地下室見見穆德與史卡利的,但據妻所言,穆德正在大樓跑透透,他有很大機率不在地下室;換言之,地下室裡很可能只有史卡利一個人。
  
  拜託不要,別讓他單獨和「那個史卡利」共處一室。
  
  「那個史卡利」的笑容很甜,很美,但於他又是另種境界了,他有點哀傷地承認那是個詭異到發毛的境界。
  
  前有狼後有虎,他只好在安全路段信步隨走,希望可以碰上穆德,最好能拖著他一起去見史卡利。
  
  驀然一陣微弱的清脆聲響讓史基納頓住腳步。他側耳傾聽,大致如昔,並無特別斬獲。他邁步再走沒多久又聽到類似的聲響,像是馬克杯之類摔落到地上的破碎聲……還有某種物體撞地的悶響。
  
  他決定改往音源方向走。
  
  然後,也不知是幸或不幸,他看見了史卡利。他迅速旋回轉角貼著,小心地探頭打量她。
  
  她環抱卷宗,拐進檔案陳列區,幾番巡迴後恰好停駐在他可視範圍內的架子前。她舉臂撲了個空,困惑地仰首片刻,再向上伸直臂膀,接著又把腳掂起,但仍是搆不著標的層架。
  
  若是平常,史基納肯定兩話不說便跨步上前幫忙。讓史基納遲疑的原因正蜷伏在陳列區角落,那把短折梯可是所有身材不高的探員的好夥伴,他確信他見史卡利用過。
  
  背後傳來的腳步聲分散了史基納的注意力。他一回頭,潘卓探員便小跑步至他面前。
  
  「長官,你有見到史卡利探員嗎?剛才穆德探員過來──呃,他好像忘了他有鑑識報告要拿,我一急也忘了給他,」潘卓煩惱地看了手上的文件一眼,「他說史卡利不見了,我想我也來幫忙找比較好,她人好像不大舒服,該待在地下室休息的。」
  
  那個「人不大舒服的史卡利」就在他們對面那堆櫃架裡,但史基納一時之間不知道他該指示潘卓方位亦或遮住潘卓的視線。不過剎那遲疑,潘卓骨碌碌轉動的雙眼一亮,史基納看到那直率的笑容就知道他已捕捉到史卡利的身影,他只得展臂試圖攔下潘卓。
  
  但似乎不用他攔阻。
  
  潘卓楞在原地,直視陳列區的眸子不住眨動。
  
  史基納穩當地接住從潘卓手中滑落的報告,無數嘆息自心中湧出,他極不願地把視線跟尋探進。
  
  史卡利正在架前跳躍,一跳又一跳。
  
  「長官、潘卓──」
  
  穆德的聲音自後傳來,史基納已經失去招呼應對的氣力,他疲累地指了指檔案室,他知道穆德想問什麼。
  
  「你們有看到────!」穆德含糊的語調應史基納的手勢倏斷,他旋風似地衝進檔案區,抄起牆邊的折梯奔至史卡利身旁,衝刺、站定、架梯、奪過文件歸檔的動作簡直是一氣呵成,其快、狠、準堪為年度最佳危機處理楷模──雖然以穆德的身高來說並不用特地搬梯子──但史基納知道危機還沒有過去。
  
  首先是潘卓探員。
  
  史基納瞟了眼報告,遞還予他。「穆德探員史卡利探員的檢驗結果如何?」
  
  「沒有特別異常。」潘卓邊道謝邊接下報告,猶豫了會,問道:「呃,長官,你覺得我能過去找他們嗎?」
  
  「有什麼不行?」
  
  史基納回望陳列區,隨即明白潘卓的遲疑何來。穆德與史卡利顯然正在爭論,說得更正確點,是穆德在單方面念叨著什麼;或許是史卡利一直面帶微笑之故,未消多久穆德便頹然地垮下雙肩,史卡利安慰性地拍了拍穆德。
  
  換作他,也無法對那般親人的可愛笑臉發火,況且史卡利並沒真正做錯什麼。她可能對自己的改變渾無所覺,這才是問題所在。
  
  「沒事的,我想穆德探員只是太過擔心。」
  
  「……我知道。」潘卓作了個深呼吸,露出笑容,心情似乎已平復了。「那、我過去了。」
  
  他正要揮手送潘卓,豈料潘卓甫踏出就是一聲低叫。
  
  還來?史基納按捺住想轉身離開的衝動,逼迫自己轉頭正視那廂的穆德與史卡利。那兩人不知何時又吵起來──更正,是煩躁焦慮的穆德單方面對笑容滿面的史卡利展開滔滔而至的言語攻勢,她幾次想開口都給穆德不絕的話聲壓了過去,她無可奈何,便挨近穆德,揚起手,史基納知道那隻手將要撫上穆德臉頰,如同正午時他所見的……
  
  ──穆德撥開了那隻手!
  
  到底怎麼了?史基納訝異之餘亦不忘攔阻正欲衝出的潘卓。「等等,不大對勁……」
  
  潘卓投他不甚甘願的一眼,點頭,同他觀察情況。他們又說了什麼,穆德不等史卡利便背身離開,史基納彷彿聽見他出氣似地的踩踏地面,穆德用力地大幅擺動身子,但是他應該要稍微停下來……史基納疑竇穆德再怎麼心煩也不至對眼前的障礙物視而不見吧?
  
  很不幸,穆德真的沒看見。
  
  砰的一聲巨響,穆德的頭重重地撞上懸掛在長櫃外側的金屬展示檯,擺在檯上的物品亦毫不留情地給予二次重擊,穆德痛得當場蹲了下去,史卡利趕忙湊近檢查穆德是否受傷。。
  
  「要不要緊?好大的包!」她焦急地朝外嚷叫:「醫生!這裡需要醫生!有醫生在嗎?」
  
  「冷靜點!史卡利!你自己就是醫生啊!」
  
  潘卓邊喊話邊衝去幫忙,史基納知道他該抓住他,但他已氣力盡失地跪倒在地上。史基納的無力並非源自心痛悲傷,而是在那短短幾剎間流經腦海的思緒串起的真相讓他難以承受。
  
  這場混亂於史基納的唯一好處就是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穆德與史卡利身上,一室喧囂到處砰咚噹啷的,沒人注意到他此時此刻宛如「Orz」的投地姿態;這不是調查局副局長該有的行為,但他無暇顧及自身形象。
  
  ──自然地伸展手臂,一副高架觸手可得的史卡利。
  ──直逼頭部的高架就在眼前,仍大步邁進不加閃避的穆德。
  
  ──隨性愜意,輕鬆漾笑的史卡利。
  ──拘束嚴謹,不苟言笑的穆德。
  
  ──還有那撫在頰邊的手!今天以前,史基納確實沒看過史卡利對穆德做出如許舉動,但、若是穆德對史卡利,那他可是看過太多次了!
  
  開什麼玩笑?
  
  「……你們……你們這些……」
  
  額際青筋隱隱跳動,怒火開始燎燒,驅使史基納從地上爬起、重振態勢。他挺直背脊,握掌成拳,放聲大喝:
  
  「────全部都給我安靜!」
  
  這憾天動地的一擊終讓世界歸於平和,眾人無不停頓定格,史基納滿意地掃視全場,一道人牆順著他的目光往兩旁散開好讓他得見被圍在中心的穆德與史卡利。穆德與史卡利也看著他,男探員仍然踞地捧頭,唯有此刻與其正視的史基納能看到掩飾在他腕間的眼,那雙因吃痛而泛著淚光的溼潤眸子還藏有一種不可說的悲咽;女探員雙手分摟著男探員的頭與肩部,擔憂不在話下,但那雙回視史基納的碧色眼眸卻逐漸透出玩興,她悄然勾起脣畔,又是那聲撥撩人心的輕笑聲。
  
  「呵。」
  
  砰咚噹啷。從女探員口中逸出的輕笑聲像是宣告行動的號角,那輕若歎息的一笑竟盪起滿室漣漪,剎時間報告書啦檔案夾啦馬克杯啦培養皿啦,人人手上有什麼就掉什麼,這裡砰砰那裡鏘鏘好不熱鬧。
  
  史基納眼眸一凜,冷然下達指令:
  
  「兩個都去醫務室,別忘了你們欠我一個適當確切的解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