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檔案衍生】我親愛的抗尼古丁戰士

【X檔案衍生】我親愛的抗尼古丁戰士
【劇透程度】719。BRAND X。
【其他注意事項】不負責系列。MSR。
【其他附註事項】阿娘,這標題好蠢喔(掩面)

-----

  
X檔案 719 BRAND X衍生 – 我親愛的抗尼古丁戰士

  
  這真是無妄之災!
  
  注射到我身體裡的尼古丁痛快地宰掉肺裡的那堆變異菸甲蟲(差點連我的小命也順便屠了),卻在腦裡豢養了更麻煩的大菸蟲,鎮日尼古丁尼古丁尼古丁吵個沒完。再不給我尼古丁餵我腦裡的那隻蟲,等會史卡利開門進來的時候就會看到辦公室裡結了個高她二十六公分的蟲蛹。卡夫卡變成了蟲蟲,福克斯‧穆德也變成了蟲蟲,大菸蟲。噁。
  
  我好想念被我扔進垃圾筒裡的香菸,但我親愛的夥伴顯然察覺到我對它的眷戀,她開會回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清理垃圾筒。我看那盒菸現在已經屍骨不存,哪裡也不在了吧。
  
  尼古丁尼古丁尼古丁!菸蟲仍然不屈不撓地在大腦裡打滾,我只好繼續搬出史卡利來對抗它。史卡利史卡利史卡利!史卡利會生氣的!她會瞪你的!菸蟲再次屈服於史卡利嚴峻的目光,縮回角落嗚咽哭泣。
  
  史卡利媽媽萬歲!
  
  感謝史卡利把菸蟲打回巢穴,我的腦袋總算清靜點了。我並非不清楚吸菸害處,我本來就是個不吸菸的人,偏生我就是從未犯過菸癮才會無力招架這隊突來的尼古丁大軍。
  
  二手菸危害甚篤,三手菸仍有致癌風險。我若真開始抽菸,第一個受害的肯定是史卡利。光這點就能讓我孤身與尼古丁大軍奮戰了。
  
  史卡利並不需要知道我的腦子裡有一座尼古丁城要討伐,但我就是想要她知道。
  
  我也可以在菸蟲喧鬧時想想總是在吞雲吐霧的癌人,那真的很討厭,但要我對著那老菸槍痛思吸菸之害,我寧可就地轉身奔向尼古丁女郎的懷抱。還是想著史卡利來得好些,就算是花枝招展的尼古丁女郎也不敢在她面前跳大腿舞。
  
  尼古丁尼古丁……我只是想要一點尼古丁,就那麼一根嘛……
  
  菸蟲偷偷探出頭,好可憐地窸窣顫抖。只是一根菸的話,去吸菸區走走就有。我們要愛護小動物,但給菸蟲一根菸只會讓我的戰友生氣而已。不行。免談。
  
  其實我早知道她看到那盒菸會有什麼反應,也許我只是想要她義正詞嚴地對我說「不行」,也許我只是想要她知道我被尼古丁摧殘得很難受,也許我只是想拐彎提醒她先做好心理準備,因為禁斷期間情緒總是會躁鬱不穩。
  
  無論我想從她那兒得到什麼,都不會是擱在我桌上的戒菸嚼片。那是我親愛的反尼古丁戰友中午帶回來的。我在她的注視下扒了一片,送入嘴裡,然後轉身吐掉。
  
  「這還沒菸嗆呢,穆德。」
  
  我親愛的戰友瞬間從握著我的手的救命小天使變成毒舌小惡魔,只因為我吐掉了她買回來的戒菸嚼片?拜託,那玩意兒真的難吃斃了。
  
  對啊,難吃斃了。菸蟲點頭附聲,又在那裡尼古丁尼古丁尼古--!聽到門外的腳步聲,菸蟲警覺地噤口逃回碉堡裡。我起身迎接史卡利。
  
  「回去了?」
  
  我把她的公事包遞給她,她卻逕自走回辦公桌前拿起我「忘」在桌上的戒菸嚼片,鐵面無情地放進我的襯衫袋口。
  
  ……這就是我選的戰友。
  
  然後,我親愛的戰友跟著我回家了,完美的全天候防禦戰線澈底粉碎我和菸蟲老兄偷偷躲起來私下停戰的可能性。
  
  是的,史卡利,我家就是你家,你請自便啊。我抓過抱枕,背過身把自己埋進沙發裡蠕動著,和菸蟲一起在腦內二重唱--尼古丁尼古丁尼古丁尼古丁尼古丁尼古丁尼古丁尼古丁尼古丁啊啊啊啊啊尼古丁尼古丁尼古丁尼古丁尼古丁尼古丁啊啊啊尼古丁--
  
  禁斷症啊尼古丁。難過死了尼古丁。史卡利博士把她發現的新物種取名為穆德蟲。尼古丁尼古丁。我聽見我親愛戰友的沉吟了。我最好在她用鐵撬把我的嘴撬開丟進一大堆嚼片前停止和菸蟲的同步。尼古丁啊。我需要轉移注意力。我親愛的可愛的X檔案。我親愛的可愛的尼古丁--不對!我需要發洩管道。一般男人菸癮外的發洩是什麼?--暴力?不可能。烈酒?得了吧,我喉嚨還痛著咧,氣管和食道是好朋友。性愛?史卡利在上,我沒動什麼奇怪的歪念頭!
  
  某個物體輕輕拍打著我的腦袋。
  
  直覺告訴我,那是我親愛的戰友拿著戒煙嚼片在拍我的頭。休想把那玩意丟進我嘴裡。我把頭蒙進抱枕下。別看史卡利,不要看她。
  
  「不要,就算你餵我吃我也不要!那玩意不是人吃的東西!」
  
  「喔?是嗎?」
  
  她的語調有點高,這不是個好兆頭,我開始猶豫要不要把臉抬起來了。這時我聽見包裝撕開的聲音。不會吧?我倏地起身轉向她,但太遲了,我那倔強的小戰士已經把嚼片丟進她自個嘴裡了。
  
  「喂!那很嗆--」我說不出話了,史卡利看起來不大好。她低垂著頭,難受地閉起眼睛,雙手捂著嘴,但沒蓋住那聲壓抑的呻吟。
  
  她又沒犯尼古丁癮,沒事殘害自己的感官細胞作什麼?
  
  我抽過面紙,坐在她身邊的地板上,想叫她把嚼片吐出來。我才剛觸及她的背,她就睜開眼睛用那雙被嗆得有些泛淚的青蒼色眼眸凝視著我,很有挑釁的味道。
  
  如果她的眸子不是那樣濕潤的話,我可能會被她的氣勢壓過,但現在呢,我只想叫她老實承諾那玩意確實不是人吃的--而我真是太小看史卡利了。我千算萬算也算不到她會輕啟雙脣,讓那該死的戒菸嚼片在她舌尖上對我叫囂。
  
  可惡!我的模範生從哪學來這種犯規招數的?
  
  然後?然後我除了從她嘴裡接過那殺千刀的混蛋嚼片外我還能有什麼選擇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