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檔案衍生】鏡中的嘉年華會 01-5

【X檔案衍生】鏡中的嘉年華會 01-5
【劇透程度】獨立世界觀,請自行斟酌閱讀。
【其他注意事項】不負責系列。微午夜十二點。MSR。史基納夫婦。
【其他附註事項】本來想把不負責和午夜十二點完全分開的,不過那樣會切得太零碎的樣子。啊就先這樣。+_+
  

-----

X檔案衍生 -鏡中的嘉年華會 01-5

  
  
  緊閉的門扉,放下的百葉窗,沉悶的氣氛,憂鬱的男探員,閒適的女探員;辦公室的狀況與中午時幾乎如出一轍,但史基納的心情可大不相同。
  
  從坐定後就動也不動的憂鬱男探員總算脫離了雕像狀態。他拿下敷頭的冰袋,與史基納對視了一眼,隨即垂下目光把玩著手裡的冰袋,但史基納已從那轉瞬移開的眼裡看到了無辜的委屈。
  
  史基納必須發洩他心底的不快。這裡不是拳擊場,他表達不滿的方式只有最直接了當的一種。憂鬱的男探員又把冰袋放回頭上。憂鬱的沉思者。史基納偏過頭,他的話鋒只會對著那悠哉的始作俑者。
  
  一個少年和朋友去逛唱片行,走出店門時身上莫名多了片未結帳的CD,百口莫辯,自己也不知怎回事的少年就這樣被當成竊賊扭送警局,最後連叫冤都放棄了,心死地等待判決;而那個神不知鬼不覺地把贓物放進少年袋口裡的始作俑者正愉快地隔著會面玻璃欣賞自己的傑作呢。
  
  「就這樣?」史基納瞪著那名燦笑如花的女探員,盡力讓自己的眼神保持兇狠。「你們真的就沒其他可以講的了?」
  
  「嗯,除了一片空白之外什麼都沒有喔~」
  
  女探員攤開雙手,作出「空空如也」的手勢,可愛得令人氣惱。
  
  冷靜冷靜。史基納摘下眼鏡,搓揉眉心,再戴回眼鏡;但他一看到女探員臉上的戲謔神態以及那彷彿計劃得逞的得意笑容……他火大地想翻桌啊!
  
  這死小孩到底有沒有把他的話聽進去過?
  
  「我有沒有說過追著X檔案跑很危險?有沒有叫你們不要成天凝視黑暗?有嘛!長官講話你們有沒有在聽?吭?看看你們這什麼樣子!就是沒有在聽嘛!」
  
  他氣極大吼,甚至啐了聲粗口作結。
  
  「長官,這樣不對的。」女探員扶額搖頭,遞筆予他。「那個梗最後應該要丟筆才對喔。」
  
  ……他不只想丟筆還想翻桌咧。史基納緊咬著牙,默默地從女探員手上接過筆,背過身把筆往他的辦公桌丟去。他沒砸東西洩憤的習慣,更沒辦法當著史卡利(的身體)面前砸東西啊。
  
  背後的女探員發出理解的感嘆聲。
  
  「哎呀,就算是長官也沒辦法對這麼可愛的笑容發脾氣對不對?我就知道!」
  
  史基納恨恨地看著那笑得好可愛,還對他比出勝利V字的女探員。惡魔啊。他痛心地想。人造的科學怪人還比眼前的女探員好對付。
  
  那個披著史卡利外衣的鬼魅穆德突然驚叫著從椅子上跳開。史基納楞楞地看著女探員捂著後頸,含淚控訴男探員。
  
  「你你你你你!我真不敢相信!你居然捨得對我這麼纖細的身體作這種事?」
  
  男探員邊嘆氣邊將毛巾折回冰袋上包妥。
  
  「我若真要發狠,做的就不是只用冰袋輕輕碰你的脖子而是打開袋口把冰塊往你領子裡倒了……」
  
  「你居然動過這麼殘酷的念頭啊?別說是一袋冰了,就連一--顆--冰塊我也不會往你頸上放的。」女探員雙手握在頸後,別過頭做起柔軟運動來了。
  
  這姿意妄為的傢伙居然在他的辦公室裡做大喇喇地開始伸展運動?
  
  但史基納沒有出聲斥責。他心底沒有氣忿,只有詭譎。真是詭譎。披著史卡利皮的鬼魅穆德,貨真價實的「鬼魅小姐」讓史基納感到非常不協調的怪異,那種錯亂感絕不單只肇因「史卡利不是史卡利」這麼簡單而已。
  
  他肯定遺落了什麼。
  
  一塊拼圖。他應該也握有一塊關鍵才對。
  
  那種失序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有哪裡出了問題。有地方不對。有個破洞……
  
  「穆德探員,你……」
  
  那個過份閒適的女探員停下伸展運動,淡然地回視他。
  
  為什麼?
  
  你為什麼能這麼輕鬆?你知道事情有多嚴重嗎?不要在那裡作什麼愚蠢的伸展運動!不要那麼無所謂!不要眼睜睜地看海水湧進缺口!做點什麼啊喂!你真的知道讓潛艦獨自等待滅頂有多殘酷嗎?
  
  小小的、小小的笑花又浮上那個人脣畔。
  
  女探員悄悄伸出食指。噓。她立在嘴脣中央的手指說,噓。食指的指節緩緩彎曲,第一個指節、第二個指節,食指悄悄地指著男探員的方向。
  
  「怎了史卡利?你臉色好難看。」
  
  女探員笑嘻嘻地問著。
  
  男探員沒有答腔,只低頭注視著手裡的冰袋,若有所思。
  
  「史卡利?」女探員又喚了一次,傷腦筋地走到男探員身旁蹲下,揉著男探員的手。「我鬧你的,史卡利,我沒真的被你小小的惡作劇嚇到。」
  
  男探員仍然低垂著頭,心不在焉地掐弄掌裡的冰袋。
  
  「我只是在想,『穆德』確實不會對『史卡利』作這種事。」
  
  「所以?」
  
  男探員嘆了口氣:「所以我真的不是『穆德』。」
  
  換女探員長聲嘆氣了。她站起身,用力戳了下男探員。
  
  「我倒是非常肯定『這個』裡面是『史卡利』唷,千真萬確。」
  
  女探員百無聊賴地搧著手,小跳步湊近他。
  
  「這位先生、這位先生,看到沒有?那個事實擺在眼前卻不想看,UFO從她頭上飛過去也可以裝死的史卡利在那裡耶!」
  
  「……是啊,在那裡的確實是史卡利。」
  
  史基納也跟著嘆氣,但他更想問身旁這個打著小報告的七年級小女生是誰啊?
  
  去、去,回那邊去。史基納把女探員趕離身邊,看了眼幾乎可說是頹喪不振的男探員,走向辦公桌按下內線鍵呼喚助理。
  
  他的助理叩門進入,史基納發現助理帶來的除了他事先準備的假單外還有冰毛巾與萬用敷袋。他的妻總是這樣心細,讓他的妻介入他的工作是有其風險,但他真的很高興此時此刻她在這裡。
  
  只是,他真的很想開口叫那個披著史卡利皮的女探員別穿著史卡利跟他老婆裝熟。嘖。
  
  「史卡利探員,你最好再休息個幾天,現在就回去。」
  
  「長官!」
  
  史卡利立時抗議,但他更堅決地蓋章定案。
  
  「長官,等等--」
  
  「穆德探員?」助理制止男探員的抗議,男探員似乎這時才發現自己是「穆德」,他躊躇地迎上助理微帶譴責的眼神。
  
  「我也覺得史卡利探員應當休息個幾天,穆德探員,你會負起責任送史卡利探員回家吧?」
  
  史基納默默地低下頭,他不忍心看男探員聽到這話的反應。男探員應允的話聲好像帶有好委屈的哭腔。史基納直至女探員相較之下簡直是歡快的語調響起時才把臉抬起。
  
  「那就麻煩你先回我們的辦公室收拾了,穆、德--」
  
  規矩有禮的女探員用謙遜的話語射出最致命的一箭。
  
  史基納目送男探員含冤離去,感慨萬千。在男探員反手關上門的瞬間,史基納又清楚看到女探員輕輕彎起嘴角,笑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