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鍊衍生】終了之後

【鋼鍊衍生】終了之後
【劇透程度】鋼鍊全線終。
【配對取向】RR、豆溫。
【其他附註】隨寫,沒有檢查,頭痛中。

-----


-----

【鋼鍊衍生】終了之後

  
  過去,東方司令部不定時會有個紅色炸彈造訪,那是個喜穿紅外套的年少軍人,每當他急驟地直往司令官辦公室,部裡成員都知道接下來又要上演鋼之小豆子大鬧焰之鍊金術師的戲碼。
  
  旁觀者吶,一是瞠目,一是緊張,再來看到吶,只會想著「啊、又開始啦」,也就對這二名活人兵器不時上演的鬧劇習以為常了。
  
  那是好幾年前的事了。
  
  在現在的和平之前、在過去那場侵襲全國的災難之前、有點紛亂又不至戰禍頻傳的過去。
  
  韶光荏苒,當那封色同昔日鋼之鍊金術師身穿的大紅外套的帖子寄至司令部時,過去那些遠遠見著紅色急捲而來便先給自己餵了定心丸的人們卻還是有幾個給嚇了一跳。昔日團隊裡的司令官與他的副官倒是平心靜氣,彷彿那紅帖只是一紙例行報告。
  
  「驚訝什麼呢?沒在一起才該訝異吧?」將軍有些懶散地拈起帖子,問。
  
  「不──」幾個人撓頭笑了笑,說:「只是沒注意到時間過得這麼快。」
  
  什麼時候,那個總是蹦蹦跳跳鬧得滿城風雨的孩子已經長大成人、到了適婚年齡了?
  
  「我都還沒交女朋友啊──可惡這臭小子!」還有些人握拳咬牙如此說道。
  
  然後像是想到什麼而定格沉默,將軍沒理會那探詢的視線,放下帖子、端杯飲茶,而後他的副官以慣常不帶感情的聲音呈報排程。
  
  時間靜靜地流逝,司令部的人們卻開始看著行事曆發愁。
  
  「雖然很想去,但大夥都去的話……」
  
  「中樞是還不至於變空城啦,這裡可是馬斯坦古的東方。」
  
  「法爾曼好像會直接從北方經中央過去,帶著北方男人們的哀號。」
  
  「啥?他不回東方?還有北方的哀什麼?」
  
  「溫莉啊、溫莉!好像在北方那段時間和北的處得不錯吧,所以北的託法爾曼警告艾德華一定要讓溫莉幸福的樣子。」
  
  「羅斯和普羅修早二天就會從中央護送普蕾西亞和艾莉西亞過去。」
  
  「艾莉西亞應該會是最可愛的花童吧?我們要來幫休斯爸爸趕蒼蠅嗎?」
  
  「溫莉和艾莉西亞好像很親耶。」
  
  「車站到利塞布爾的馬車哩數到底是多少啊?路太顛的話哈博克會很辛苦……」
  
  「坐在貨運馬車上參加婚宴的將軍啊?真是平民……啊、不,親民!是親民的好將軍!我出去繞繞看還有誰要簽卡片沒簽喔──」
  
  當那廂從發愁逐漸轉成聊天,待批公文堆積如山的將軍的青筋偷偷地爆,他看著他的副官,自暴自棄地問:「我把司令部的禮堂借出去,把他們從利塞布爾搬來行不行?」
  
  他的副官一如往常地,以不帶感情的端正面容直視著他,於是將軍也只能如多年前般,繼續埋首和公文奮戰。
  
  直至出發前晚,將軍才察覺自己忘了檢查西裝。
  
  他打開衣櫃,該有的行頭都有,他站在適合婚宴的禮服前,視線卻凝在另邊的正裝軍服上。心知那正裝彰顯的身份並不適合出現在淳樸的利塞布爾,他仍是將它取了出來。
  
  他知道,選擇正裝軍服的不會只有他。
  
  但他沒想到的是,那穿著正裝的另一人居然連長髮也剪了。
  
  「你啊……」忍不住伸手輕捋那只到頸部的金髮,在記憶奔流、過去的她的身影與現在的她疊合之際,不知怎的突然有股酸楚在心底泛開。
  
  「除了軍階,還真是弄得和去見艾力克兄弟那天一模一樣呢。那我是不是也該把頭髮處理一下?」
  
  「請住手。」
  
  輕輕地,她的手抓住了他的,於是他鬆了拈在指間的她的髮,也打消了耙亂自個頭髮的主意。因為她接下來說的話是:「那沒什麼修整的髮型不適合現在的您。」
  
  他以前的髮型明明就很有型……
  
  在那聲極低、極淺的輕笑逸出之際,他反手握上她的手,而她毫不猶豫地與他十指相叩。
  
  「走吧。」她說。
  
  「是啊、走吧。」他說:「我們去見証下個世代的幸福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