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獸戰隊牙吠連者衍生】幻夏

【百獸戰隊牙吠連者衍生】幻夏
【劇透程度】銀狼線?
【其他附註】在硬碟找到的文。應該是夏季寫的東西,眼看都要入冬了我都沒理它,就補一補勉強填個坑。時序在故事結束多年以後,設定上是獅子三十好幾,任職獸醫院長,所以他沒那麼活潑陽光了,咳。然後狗狗和新來的助手應該是要直喚其名的,可是我懶得一個個想名字和交待,所以……(喂喂)


  
  
【百獸戰隊牙吠連者衍生】幻夏
  
  讓親愛的狗兒們垂頭喪氣的時節到了,尤其是那些深以漂亮長毛為傲的孩子們。牠們請求著住手的濕潤眼眸真的讓我想就此罷手,但為了狗兒與地球的健康,我知道我只有這條路可走。
  
  於是握著剃刀的手一揮,昔日以蓬鬆長毛為豪的狗兒都成了沮喪的無毛狗。
  
  於是溫聲好言安撫不斷,但就是有狗兒非常在乎牠失去的長毛,寧可鎮日面對牆壁也不肯看我一眼。僅管對我來說,剃毛與否並無美醜喜好影響,這些狗兒仍然可愛無比,但這面壁已整早的貴公子顯然不這麼想。
  
  ……也許對貴公子下手真的有些殘忍。
  
  既然所有同事與客人的呼喚都得不到鬱悶貴公子的青睞,我也只能再一次為自己沒有手下留情(?)一事致歉,幾番討價還價後敲定下回剃毛的長度可以再長個半公分,再加以水池引誘,貴公子這才終於賞臉,肯移駕後院與其他狗眾一起等著清涼水池。
  
  同貴公子轉入後院,新來的助手朋友似乎才剛將水池從倉庫搬出,正滿頭大汗地分開糾結的充氣管與水管。嘛、頭頂豔陽是一苦,被數雙閃閃發亮的眼神包圍催促則是種甘苦…………嗯?我在旁邊看也是種辛苦?
  
  聚在新朋友旁的狗眾齊一點頭。
  
  ……最好是我來了後管線才開始打結啦!
  
  如此說來,我們的新朋友似乎還沒有親自替狗兒們剃毛?照過往經驗,這季節唯有沒手握剃刀動手剃毛的才能得如此厚愛。莫說那發聲的哈士奇,一干狗眾是樂得尾巴猛搖,貴公子亦心情更加好轉,晃動的尾巴輕掃上我的腿。
  
  不過我們的新朋友似乎是把狗兒的笑鬧誤解為催促,僵直的手指作出的動作已經不是解結而是打結。我索性接過管線,讓緊張的新朋友先回室內休息。
  
  充氣完成後,我拍了拍狗眾的頭示意排隊,待狗兒們稍安靜後踱去扭開水籠頭,悠哉地回到水池邊執起水管,感受水流過掌心帶來的涼意……突地一聲噗通,水花濺了滿臉。
  
  大力甩去滿臉水,睜眼看見恣意侵佔水池的是一隻沒見過的黑狗。
  
  圍在週身的狗兒們早轉為警戒,吠叫聲中雜著助手慌忙地跑來詢問的喊聲,但我無暇安撫應答,只是盯著那隻驟現的黑狗──毛髮才被修剪過,無法確定原有的樣子,但我在哪見過這臉與這近黑的褐……?
  
  不、不是狗!
  
  這是狼,早在1905年便已滅絕的日本狼。心跳驟急,久遠的記憶轟然在腦裡炸開。數年前,我親眼見著還存活著的幼狼,就在那一夜、那名青年身邊。
  
  一雙削瘦的手將幼狼抱離水池,然而徐緩移轉的視線見到的,不是青年,而是一臉緊張的新朋友。
  
  「對不起、對不起!獅子院長,這狗我早上在醫院門口撿的,才把糾結的毛剪掉洗個澡而已,想說打理好再抱來給您……這個、這個,院長?您還好嗎?」
  
  在新朋友胸前手足並用掙扎著的,只是隻尖耳、毛色雷同的「狗」。
  
  怎會誤看成那隻幼狼了?
  
  「抱歉,我沒事,大概天氣太熱,有點恍神而已。」隨口問著這孩子的事,伸手揉了揉不安份的小狗頭,拉拉毛髮,頸後的毛還比在身旁抬頭觀望的貴公子長了點,看來真的是把貴公子的長毛剪過短了。
  
  囑咐幾個細節,便讓新朋友將其抱離。
  
  那孩子在離去時一直趴在助手肩上,以充滿疑惑的大眼睛看著我,我揮手對那孩子說拜拜,貴公子則發出了一聲嗚咽,我趕忙將手放回貴公子頭上輕撫,卻又是嗚咽一聲。輕輕響起的腳步告訴我有幾隻狗兒朝我聚攏,是哪孩子用濕潤的鼻頭蹭著我的手呢?
  
  我目送他們的身影在轉角消失,卻揮不去那夜那幼狼那青年。
  
  那名青年也是狼,是已不存的黑狼、是已遠走的銀狼。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