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鍊衍生】願君好眠(上)

【鋼鍊衍生】願君好眠(上)
【劇透程度】無……吧?大部份都是自己亂寫的。
【配對取向】RR。
【其他附註】時間是伊修瓦爾戰後幾個月

【鋼鍊衍生】願君好眠(上)
  
  等待並不難熬,事實上,羅伊‧馬斯坦古已擅於等待,詐降實攻的等待;他不會讓敵手知悉他是何時化被動為主動、何時操轉局面,等待有同棋奕的樂趣,所以,等待並不難熬,如果說他現在看起來很難熬…………
  
  那一定是因為這地方塞滿了臭男人的關係。
  
  僅管已將臨時指揮部擴至室外,空氣仍凝滯得令人煩悶,軍民衝突的紛喧怨言與不安低語彷彿未曾散去,連呼息都摻進了煙硝味。通訊器材嘈雜地沙沙作響,輪值技師技術顯然不比菲利,攢眉蹙鼻地想從刺耳雜訊裡辨出匯報內容。
  
  可惡,真希望眼前能有可愛的女性用笑容來緩化他的煩躁。
  
  看來把已經很稀少的女性與具親和力、性情明朗的同僚轉往後援與避難中心確有失策,留在現場的盡是些讓氣氛更加低迷的傢伙;然而也唯有隨他前來的幾人能以外來者的中間身份介入,擔任暴動鎮壓指揮的羅伊不便私下行事,只得將重繫軍民關係的要責託付部屬親信。
  
  又在某處傳出了嚷罵,羅伊不禁揉起眉梢,思量著這是今晚第幾起紛爭,待起身欲前往紛爭地點時似已有人出面調停。羅伊本以為是外出調度的查理回返,卻在對向與前來的查理對上視線。
  
  查理在這裡,那麼,是誰在那裡呢?
  
  羅伊徐徐走近,一聽得那熟悉的清冷女性嗓音,他微蹙的眉心立馬緊擰成三折不止。羅伊毫不掩飾不快的心情,靜候在圍觀人群外,稍挪視線的好事者一瞧了他便連忙退避閃人;旁人一個一個散,視線便開闊起來,那調解者見了他卻也不動聲色,直至原滋事份子齊一轉為裝熟無賴,他的副官才朝他輕喚了聲:「少校。」
  
  「晚安啊,少尉,這麼晚了還出來,是發生什麼事了嗎?」他漾笑問道,聲音也許很冷,但他管旁邊那二隻胡話滿天飛的是不是凍得直打哆嗦。
  
  「報告少校,什麼事也沒有。」
  
  他的副官從容地自那兩方中間走來,還真的什麼事也沒有地,照慣常般隨在他身後一步,但最好是真的什麼事也沒有。
  
  「我說這邊這位二天一夜沒闔眼的霍克愛少尉啊……」行至人稀處,他宛如挫敗地嘆息,問:「你不去睡覺又跑出來作什麼?」
  
  「沒什麼。」
  
  她堅毅地答道,但他怎可能看不出她潛藏在她自若神色下的疲憊?在幾乎是兩方互相瞪視的僵持下,副官終是招認:
  
  「我原是依照命令要小憩片刻的……」
  
  但是輪值的守夜是當地的純行政職適應不良,所以換班,而外場有人負傷不便久站,所以換班,所以換著換著就又換出來了?喂──
  
  「莉莎‧霍克愛少尉……」羅伊用力搓揉著快緊皺到分不開的眉心,一時不知該如何回話。「我沒多說是猜想你應當明白……現暴動已鎮壓九成,主事的恐怖份子與軍火商亦已逮捕,餘下守在堡砦的皆是不可以武力逼迫的民眾,現在情勢並沒有緊張到需要你們不眠不休地戒備……」
  
  強大的武力並無助於戰災復興,重建遠比破壞來得艱難。
  
  「我們已經盡可能地製造契機,接下來只能等待他們自行舉棋投降。」
  
  原本就是個農作自給率不足的鄉鎮,寥寥堪供農作的土地又被戰火焚毀近半,補給物資又被地方官員吞了去,又怎能怪罪遲遲等不到援助的民眾群起叛亂?
  
  「罪証既已搜集確鑿,接下來只要抓到在逃的前司令,休斯馬上就能將他移交軍事法庭審判。」
  
  軍方的禍根必須由軍方循規剷除,否則軍民鬥爭將是此地不可避的局面。
  
  「所以,我們現在只能等待。」
  
  夜涼風寒,副官以清冷的嗓音道出他的結論,羅伊卻莫名地感到冷寂──無關副官冷嗓、無關夜風冷冽,而是風起剎那、想碰觸卻無法接近的距離。
  
  「所以,你………真的該、小睡一會。」
  
  面對她拉開的距離,他竟只得木訥以對。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