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洗邸の住人たち衍生】此言不可說

【足洗邸の住人たち衍生】此言不可說
【劇透程度】呃,反正不是重點劇情。
【其他注意事項】重點是我沒重翻漫畫就隨寫,對話和時序可能有錯。

-----

【足洗邸の住人たち衍生】此言不可說

「如果不是阿仙成天猛烈進攻啊……」玉免瞟來認真的眼神,說:「阿福肯定是義鷹的了。」

無比認真的玉免無比認真的發言卻害他差點將嘴裡的茶噴出。

「拜託!你在說什麼?」

「陳述事實。」仍然是認真的眼神,異於平日輕佻的沉穩話聲再一次打出直球。「你自己沒發現嗎?」

「……你要我發現什麼?」福太郎苦笑以對,只道心裡的動搖恐是瞞不了玉免。但是,他覺得那應該不是那麼簡單幾句就可陳述的心境。

是,義鷹很特別,但足洗邸裡的任何人又何嘗不特別?

--義鷹真的沒有特別特別?

不用玉兔以眼神逼供,福太郎清楚地聽到心裡深處有個聲音如是問道。

如果他不特別,為什麼簡單三言兩語就足以使你的心防潰堤?

如果他不特別,為什麼眼淚會如此不受控?

如果他不特別,為什麼他會在義鷹面前坦然恐懼失聲痛哭?

好吧,也許他真的很特別。

「但不是那種特別。」

「為什麼?」

「還有什麼為什麼?那和你說的那種意思完--全--不--同!」

「喔~」玉兔無謂地偏過頭,好似已失去探究的興趣。在他鬆了口氣時,緊接而來的「但我可沒說是哪種意思唷~」讓他把嘴裡的茶盡數噴出,耳邊還盪著阿仙的尖叫。

「抱歉、抱歉--」

他轉頭要把紙巾遞給阿仙,但見她身上乾乾淨淨,可完全沒被他噴到茶的跡象。福太郎疑惑地再看了阿仙一會,但她鼓起的腮幫子越看越危險,索性乾笑幾聲,旋身去清理慘遭橫禍的地板。

「是說義鷹啊,可沒有性別,很久以前他還是女體呢--上半身啦。」

登時不知腳滑還手滑,他咚地一聲用頭直擊地面,轟然在腦裡炸開的是疼痛還是--

「不淮想像!」

豈敢。

不用阿仙粉拳伺候,他真的不敢想像。

一思及玉兔,再順著玉兔去換上義鷹……不知怎的光此念頭就夠他心底警鈴大作。

「畢竟要是不小心回不來可慘了。」

此言一出,得到的是阿仙更多的抓咬與粉拳,他好笑地隨手擋個幾下。

無關男女,他早說過對於義鷹,無關男女,而是他真的很漂亮,非常漂亮。

至今仍可清晰憶起,那日在他眼前展現真身、在藍空裡翩然飛翔的美麗鵼鬼。

那感情也許複雜、也許單純,也許真就那麼一句「喜歡」便足道盡。

反正義鷹就是義鷹。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